第一六七四章 血洗平城京(上)

    一举烧死数千倭人的壮举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侯君集的凶残本性,使得包括自己人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对他噤若寒蝉。

    不过这老家伙却丝毫没有改变自己做法的意思,就在第二天的一早,另外一批倭人再次被押上战场……。

    而与昨日不同的是,这一批倭人显的不再淡定,哭喊、求饶声连成一片,有些竟然趴在地上,尽管被那些负责押送的唐军打的头破血流,依旧死都不肯起来。

    这些倭国战俘蒙昧、无知、野蛮,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怕死,尤其是被大火烧死。

    昨天亲眼看着那些同伴凄惨的下场,今天眼看着就在再次走上那条绝路,他们又怎么可能乖乖就范。

    而就在那些倭人拼死挣扎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制止了那些负责押送他们的那些唐军,好不容易等到这些倭人平静下来才缓缓问道:“你们想死想活?”

    这还用说么?只要是个人就没有想死的吧?一些稍懂大唐官话的倭人飞点的点着头,嘴里吱哩哇啦叫着毫无意义的语言,结果又招致一顿毒打。

    “既然你们想活,本将可以给你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青年等到场面安静下来之后,再次开口。

    只是这次那些倭人学聪明了,即便是听懂了,也只是飞快的点头,嘴巴紧紧的闭着。

    青年似乎很满意倭人的表现,嘴角微微扯动,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接着又说道:“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攻下这座城,能够完成任务的可以得到自由,否则……死!”

    这下没有倭人点头了,战俘们面面相觑有些不知应该如何选择。

    但很显然,那青年并不是在征求他们的意见,说完之后也不等他们回答,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大概一刻钟之后你们就会出发,好自为知!”

    什么是好自为知那些战俘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印象中应该是和自求多福相差不大。

    真的要自亲攻破自己国家的都城么?虽然他们每一个人都十分憎恨城里的那些贵人,可真让他们反抗,新自打破国家都城的时候,战俘们还是犹豫了。

    然而,那青年并没有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就在他离开刚刚的位置之后,几台‘水龙’被人推了上来,有人在后面的摇把处开始摇了起来。

    所谓‘水龙’,意思与功能几乎与现代的消防车相当,大致就是一个大大的水箱,上面连着一根竹管,哪里有大火发生人没有办法靠近的时候,就会把这东西弄出来,有人在后面摇动摇把,通过里面类似抽水机的机构将水通过竹管排出,起到灭火的作用。

    但是这一次,‘水龙’里喷出的却不是干净的水,而是那种会燃烧的洧水,这一点在接下来的演示过程中,让那些倭人看的心惊胆战。

    水拨不灭,土掩不息的洧水已经被刚刚的‘水龙’喷了他们一身,也就是说现在只要有一点点火星,他们这些人立刻就要去见天照。

    够毒、够狠,原本还打算一会借机逃走的倭人战俘此时全都绝望了,全身上下都是洧水的他们很清楚,此时除了听从安排,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除非他们想要被大火烧死。

    而在距离他们不远处,那些与他们说着一样语言,有着相同身高的另外一群人却在接受着不同的命令。

    还是刚刚的那个青年,只是此时他已经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换上了属于唐军的制式铠甲。

    “杨将军。到,到我们上战场了是么?”秦吉胜,那些归化人的首领站在青年的身边,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错,一会儿你们会跟在那些战俘的后面攻城,在他们冲出一条路之后,你们负责扩大战果。”青年点点头,不苟言笑的说道。

    “可是将军,我们……”

    “什么都不要说,如果不想死,不想被当成炮灰,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杨姓青年冷着脸说道。

    这些不争气的家伙,总是想着占便宜,却不想想大唐的便宜是不是那么容易占的。

    不想付出代价,却想着能够得到更高的地位,真不知道这些归化人是怎么想的,难道脑子都被那些倭人给洗过了?

    杨天如是想着,回忆起前段时间这些归化人的表现,只觉得老脸通红。

    必竟人是他带来的,结果却出工不出力,遇到战斗立刻往回缩,遇到好处却拼了命的往前冲,这让杨天在李佑等人面前很是难堪,如果不是因为远征军团兵力不足,还需要他们在一边充些人数的话,将他们杀光的心思都有了。

    ……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刻钟几乎是在眨眼间便到了。

    战鼓不出预料的发出沉闷的敲击声,就好像是那些倭人战俘的催命鼓。

    “杀!杀!杀!”四下里拿着火箭的唐军士兵迈着整齐的脚步逼上来,逼的那些战俘不断向战场中间移动。

    “啊……”终于,有人受不了这样的剌激,抓起分配给他们的梯子,狂吼着向平城京冲了过云。

    不想死就拿下平城京,拿下平城京就会自由,至于平城京被打下来之后还会发生什么,这不是战俘们需要关心的问题。

    ……

    李佑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看着平城京上那些战俘与他们自己的同胞疯狂的纠缠在一起,再看到那些归化人不要命的涌向平城京的城墙,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将军。

    又或者自己真的不适合当一个将军吧,至少自己的心肠还没有硬到看着如此惨烈的场面而无动于终,相比于身边的那个瘦小的小老头儿,李佑心中苦笑着感概。

    真不知道那些老头子们都经历过什么样的战斗,心肠怎么可以硬到这种程度,怎么能够面不改色的看着无数人去送死。

    尽管李佑也十分痛恨那些倭人,但他想的最多的就是砍了这些人的脑袋为宋黑脸报仇,至于活活烧死他们……这却是从未想过的。

    (本章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