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九章 全面开战

    整个天竺都在为大唐军队的残暴感到震惊,而薛仁贵和王玄策则在为天竺人的战斗意志感到疑惑。

    试想一下,有谁见到打仗之前还要先祈祷的军队?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神灵的庇佑上,这种军队还能打仗?

    本以为是一场惨烈之极的恶战,结果打到最后,连运送粮食的辅兵都没了出战的兴致,更不要说那些战兵。

    遇到城池一类的东西只要唐军站在城下叫两声,大多数城池的城主都会弃城而逃,至于百姓更是早早就逃去无踪。

    天竺人都在说唐军驱赶百姓为他们开路,但谁又知道,这并不是唐军想要驱赶他们,而是左武卫根本就追不上他们。

    一群只靠两条腿的天竺人竟然跑的比左武卫的骑兵还快,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人间奇迹。

    所以打到最后薛仁贵和王玄策都懵了,这特么叫打的什么仗啊,百十个人就能追在数千上万人的后面撵兔子一样的追,上千人的军对就可以占领一座城池。

    如果不是开始时定下不要俘虏的计划,估计用不了三天,左武卫就可以被过来投降的天竺人吃垮掉。

    ……

    薛仁贵和王玄策在抱怨天竺人的抵抗意志,地不知道那些被杀的四散而逃的天竺人也在抱怨他们的战斗意志。

    这么多年了,天竺人只知道大唐军队能征惯战,但却不知道他们到底能征惯战到什么程度。

    现在,他们终于有机会领教了,结果却发现,传过还是过于夸张了,唐军根本就不能用能征惯战来形容。

    因为那帮人就特么是疯子,杀人如切菜,砍头不眨眼的疯子。

    哪怕是只有一个人,在对面上百人的时候,那些唐军也不曾有过半分退缩,反而会主动进攻。

    这地狱恶鬼一样的军队把他们吓坏了,不留活口的命令更是让他们无所适从,所以逃走就成了他们最明智的选择。

    毕竟周边的那些公国虽然彼此间有些矛盾,但那再怎么说也是人民内部矛盾,至少去投降的时候还会有人收留,不会被人斩尽杀绝,多少也是有条活路。

    然而,让摩揭陀人意外的是,他们的打算完全落空了,周边的各个公国也被唐军吓坏了,根本就不敢收留他们,无论那些溃兵如何哀求,紧闭的城关都不曾为他们打开过。

    ……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般扩散开来,使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天竺人再次雪上加霜——二十万西域军团动了!

    整个西域军团分成了两个部分,留下十五万人继续在边境驻扎,另外五万人直接杀入了戒日王朝腹地。

    戒日王早已经没了往日的从容,将无数大臣召集到一起,紧急磋商如何应对大唐的进攻。

    “王上,我们必须反击,绝不能让唐军再这样继续进攻进去了,堵住他们,消灭他们才是上上之选,否则若是再这样下去,国将不国!”为数不多的主战派首先开口,希望能够抢得先机。

    另一边的主和派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不等戒日王开口便有人主动站出来反驳道:“反击?说的容易,边境那里还有十五万唐军,你打算拿什么反击他们?若是一个不好将那些唐军激怒,你有没有考虑到后果?”

    “那又如何?如果不抵抗,入境的五万唐军与二十万有什么区别?难道我们也要像摩揭陀一样?被唐军杀的逃无可逃?”

    “不谈谈怎么知道?也许他们只是想要过境去支援他们的另一支队伍也说不定。”

    “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见过对老鼠手下留情的猫?我们越是不抵抗唐军就会越猖狂,只有我们把打们打疼了,打残了,他们才会停下入侵的脚步与我们谈。”

    “嘭”,戒日王听着一群人在那里争论,越听火越大,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都够了,都给我闭嘴!”

    一时间,王宫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抬头看向戒日王。

    “战,哪怕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要战下去。南面那支唐军入境那是事出有因,毕竟是阿罗那顺惹了他们。但是北面这支唐军,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留下,让他们知道,我大天竺也不是那么软弱可欺。”

    戒日王这是打算拼命了,数十年在戒日王朝称王称霸,他绝不允许有人凌驾于他之上。

    唐军或许能征惯战,但那又能如何呢?与其不抵抗被人嘲笑死死,还不如大义凛然的战死沙场。

    就这样,戒日王下达了全面抵抗西域军团的命令,同时号召同盟的其它公国共同出兵,务必要把唐军这五万人留在天竺境内,让他们知道天竺并不是软弱可欺之辈。

    ……

    就在戒日王调集重兵,打算与西域军团开战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大唐长安,李承乾正在筹划着另外一件事情。

    他先是把唐善识等一群人招集到了一起,在众人疑惑的询问下缓缓说道:“我是打算来一场高调的人材招聘会,你们这段时间先把手里的事情放一放,分别往辽东和西域多派一些人手,对他们那边的工匠进行考核。”

    “然后呢?”唐善识不解的问道。

    “然后当然就是把他们全都调到长安来,告诉他们,大唐可以给他们最好的待遇,户籍、房产、老婆,应有尽有,只要他们愿意来,本王可以提供一切。”李承乾说道。

    “这么好的待遇?”唐善识有些纠结,想了想说道:“高明,我们自己都还没到这种程度呢!”

    李承乾啧了一声:“急什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哦哦,那你说,你说!”小唐讪讪一笑,坐了回去。

    “招聘人材的事情是我要说的第一件事,第二件就是善识刚刚提到的待遇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首先我要说的是,等级评定,我需要你们制定出一套严格的匠人等级制度,每一级匠人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都要有详细的说明。当然,这个必须合理,你不能要求他们一天就弄出十辆马车,这样就离谱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baby169xiaoshuo/datangzhenguandiyiwanku/5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