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九章 风波起(下)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让原本只是一个小吏的李义府有些难以接受,脑中不断出现的念头就是因祸得福。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他即将要面对的很可能是整个大唐无数的基层官员的联合抵制,甚至当初举荐他的李大亮也会对他生出不满的情绪。

    可是这与他的未来相比似乎并不算什么,给他送来李二诏书以及任命书人许敬宗说的很清楚,这些东西都是太子殿下给他求来的。

    对于他来说能和太子攀上关系,李大亮又算的了什么,左右不过就是个举荐而已,大不了以后找机会还了这个人情也就是了。

    “义府在想什么呢?可是高兴的毁了?”许敬宗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家伙,不得不为他的好运气感叹万分。

    “许大人说笑了,义府只是自感才学疏浅怕是不能完成殿下交办的任务。”李义府眼珠一转,谎言张口就来。

    在他看来,许敬宗既然能够替李承乾送这种东西,足见其人深得太子信任,在他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恭敬也是该当。

    “义府,你现在贵为巡查使,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吏了,外人面前万万不可妄自菲薄才好。”许敬宗老狐狸一样的觉色,察言观色之下隐隐猜出李义府想的是什么,立刻摆出一副前辈的架子。

    “是,晚辈受教了。”李义府受了封之后官职已经并不比被贬官的许敬宗差,可是为了表现亲近之意又不能不客气一些,想了半天只有从年龄入手。

    并不怎么熟悉上层官场的李义府错将许敬宗当成太子亲信。

    而许敬宗则是认为李义府是深受太子赏识,也乐得与他攀关系,两个唐初的奸佞之辈完全就是一拍即合,没用多长时间便已经成了莫逆之交。

    “延族(许敬宗的字)兄,您和太子关系亲近,不知能否指点小弟一二,这巡察之职到底要如何巡,如何察?”仅仅不到一刻钟,李义府与许敬宗两人已经兄弟相称,同时秘密的开始苟合。

    “刚刚贤弟的一番表述,为兄可以肯定,殿下这是要与世家全面开战的前兆,吾等要做的就是当好马前之卒。”许敬宗压低了声音小心的说道。

    这老家伙先是跟着李二,被贬官之后又改投到李承乾的门下,虽然一直没有得到重用,但却对李家父子心中的‘梗’十分熟悉,拿来指点一下李义府自然不在话下。

    “延族吾兄,难道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殿下真的是想要灭了……”李义府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用手比了一个五,又比了一个七,最后做了个杀头的手势。

    “此事不可轻言。”许敬宗摇摇头,对李义府说的事情不置可否,隔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切按殿下的授意去办便好,后续的事情自然有殿下来处理。”

    李义府也知道事关重大,当下不再问下去,只是向许敬宗请求道:“义府受教,不过……延族吾兄可否在进宫之后帮小弟问上一问,否则小弟是真不知道从何处手。”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明日贤弟听为兄的消息便好。”许敬宗答应的好不犹豫。

    就目前来讲他还是一个监工的身份,平时想见李承乾也有些费力,眼下借着帮李义府递送消息的名义插手进这件事情里,在他看来正是一个机会。

    ……

    长话短说,是日下午,东宫丽正殿李承乾书房。

    “延族啊,事情办的怎么样?那李义府可曾接了差事?”李承乾享受着下午茶的时光,顺便接见了前来复命的许敬宗。

    “回殿下,李巡察很感激殿下的赏识。”许敬宗半个屁股放在椅子上,小心的回答着李承乾的问题。

    眼前这位小爷眼下可是掌握着他的未来,容不得他不小心。

    有人说许敬宗又不是傻了,明明李二还在位为啥会去捧李承乾的臭脚,想要往上爬回去找李二不就好了?

    可是大家不要忘了,李承乾并不是历史上的那个瘸子,此时的小李不管是势力还是权力都不是历史上的那个他可以比的。可以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老李百年之后,小李百分百可以坐上那张椅子。

    所以许敬宗改投小李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必竟早一点投靠地位也能高上一些,比那些等到老李百年之后再投靠的要强上许多。

    想想当初跟着老李参加玄武门之变的那批人现在小日子过的有多滋润,立刻就会明白从龙之功有多么值得珍惜,这便是许敬宗为何在小李面前兢兢业业的主要原因。

    李承乾拿起宫女放在一边的小小茶壶,在另外一只茶盏中倒上一杯茶,示意许敬宗不要客气,同时漫不经心的问道:“嗯,他就没说点别的?”

    “谢殿下。”许敬宗受宠若惊的站起来,双手拿起茶台之上的茶水但却没有喝下去,只是毕恭毕敬的接着刚刚的话题说道:“只是李巡察有些不知从何处着手,想让微臣在殿下这里帮他问上一问。”

    李承乾像是没有听到许敬宗后面说的那些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半晌之后才说道:“本宫既然给你倒茶,你就喝,在本宫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是,是!”许敬宗面色微变,想也没想,顾不得烫嘴仰头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虽然李承乾嘴上说的好听,什么‘本宫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但这话同样也可以理解为:在这里他就是规矩,让你干什么就必须干什么,别特么废话。

    看着许敬宗的表现,李承乾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两日之后会恢复早朝,到时候本宫会建议父皇整顿吏治,高层如何整顿不用你们来管,但是下面各县你们要给本宫统统查到,不放过任何一个鱼肉乡里的蛀虫。”

    “是,臣明白!”忍着舌头上传来的灼痛,许敬宗躬身答道。

    “到时候本宫会给你们一份名单,上面的人该照顾就照顾一下,懂了没有?”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