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阴狠且毒辣

        龙飞把那只红色的蜥蜴拿在手中,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忽然感觉到不对,在它头顶那里敲了敲,果然看到一颗细碎的草芽。

        他的脸色突然有点难看起来。

        他算是知道这几个人为什么千里追杀自己这只傀儡了。

        龙飞看到那只血红的蜥蜴,走神的一瞬间,那道由他维持的屏障,忽然薄弱了一点,那个为首的砍刀大汉挣脱出屏障,第一件事,居然不是逃走,而是拿起砍刀,向着无傀的面门砍了过去。

        这一刀气势汹汹,如果真的砍中了无傀,说不得会将她整个人都劈成两半。

        听到刀刃破风之声突然响起,龙飞猛的抬头,听到那拿砍刀的壮汉低声喝道:“不过是一个小娘皮和一个没长齐毛的小兔崽子,居然敢这么威胁老子!”

        无傀自然是不可能被这壮汉的一刀砍到,她回身一侧,手腕一扭,就捏住了壮汉的手臂,手掌之中元气一吐,将这壮汉直接倒扔出去。

        无傀跺脚起身,贴着壮汉的身体撞过来,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贴过去,掐住这壮汉的脖子。

        那壮汉大声喊起来:“大哥,这小娘皮手中有沙血蜥草!”

        听到这壮汉口中吐出的这四个字之后,无傀虽然还是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却没有直接要了他的命。

        她转过头来,看着龙飞,眨了眨眼睛,歪着头,眼神之中透露出询问的意思。

        龙飞看到无傀的神情之后,对她点了点头。

        无傀嘴角忽然勾出一抹笑容,看一下骑着一匹样子奇怪的瘦高个黄马过来的男人。

        那男人胖得整个人圆溜溜的,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皮肤黝黑,看起来黑白对比得格外分明。

        虽然他长相不尽如人意,但是仔细看来五官还算端庄,只是看到无傀之后,那双眼神所透露出的猥琐意思,却硬生生将这本来还算能看的脸,彻底扭曲得不能见人。

        他的视线完全没在还被龙飞困着的两个人的身上,反倒是猥琐的盯着无傀,正想开口说话。

        无傀手指突然一动,强悍的元气直接切入了那壮汉的脖子之中,将他整个脖子内部的所有肌肉骨骼全都震成了粉末。

        然后她抖了抖自己那只手腕,从衣袖之中抖出来一条手掌那么长的赤红***,她挑眉笑道:“这家伙本事不小啊,居然对我用这种手段。”

        无傀并没有表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可是龙飞却从那个肥胖男人,也就是这被无傀杀死的那个看到男人口中的大哥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他一闪而逝的贪婪。

        这么贪婪显然是对着无傀的。

        果不其然,那肥胖男人开口说话了:“这小子居然敢唐突美人,死了也是他活该,美人你也要了他的性命,不知道美人是否出气了,如果不出气的话,再把他那两个手足兄弟杀了,出气也成。”

        那圆胖男人所指的,赫然就是此刻仍然被龙飞困在屏障之中的人。

        龙飞倒是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他让无傀去杀那两个人,不过是因为此刻困着那两人的元气不是无傀的,而是自己的,也是想要试探一下自己和无傀的关系罢了。

        然而这句话,落在那两个仍然被龙飞压制着的男人耳中,那就是让人失望到了极点。

        龙飞看了一眼,那两个似乎还显得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元气之中,但是神色之间已然有些愤怒的人,忽然不知道是气还是笑。

        无傀却懒得再和这圆胖男人打机锋,她后退了一步,甩了甩自己手中那只已经死透了的小蝎子,对龙飞说:“我现在不想看到这个人,你帮我把他收拾了吧。”

        龙飞本来还在猜测,这大小姐为什么容忍这么一个长相本来就不好,眼神还猥琐得让人连一丝好感都没有的男人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想从这男人口中问出些什么。

        听到无傀此刻的吩咐,他瞬间不再想这些,口中笑着回答:“好嘞。”

        龙飞缓缓的走出屏障之外,手掌从背后抽出来,那把被布条重重包裹着的南阿。

        无傀第一眼看到南阿的时候,神色分明是透出了些惊讶,不过紧接着,她就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些,看起来极为陈旧的粗布布条,包裹在这柄剑上面,那布条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一旦裹上之后,剑中煞气居然全数被布条隔开。

        即使此刻手握剑柄,龙飞也完全不会感觉到透过布条传出的煞气。

        龙飞拿出南阿的时候,那个圆胖男人也跳下了瘦弱的黄马,也不知道是不是龙飞的错觉,他觉得这圆胖男人坐在马上的时候,那匹马的腿一直是弯着的,但是跳下来之后,那匹马的腿瞬间直了。

        那圆胖男人伸出双手,对着龙飞笑了一下:“小兄弟,旁边那位美人,是你的姐姐吧?”

        这话明显是个问句,龙飞正想开口回答,眼前却突然一花,一道黑影在眼中瞬间放大。

        随之而来,就是一股极其浓郁的腥毒气息,那气息像极了,刚才偷袭无傀的那只赤红***,却比那只蝎子身上的毒腥气重了许多。

        没想到居然还耍了这么个小把戏。

        龙飞手掌一动,淡色的云雾在他手臂之上弥漫出来,他双脚重重一踏地面,手臂用力,直接将那柄长剑抡了起来。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龙飞感觉到剑身之上,传来了一道巨大的力量,让他都是忍不住倒退了好几步。

        龙飞站稳之后,双脚一踏地面,主动向着那圆胖男人扑了过去,剑身之上,笼罩着一层璀璨的元气。

        龙飞调动元气之时,他手臂之上那一层云雾,按照某种玄奥的规律缓缓的波动着。

        龙飞此刻的元气之中,已经带了些混沌之气的力量,所使用出来的武技的威力,自然和当时再不能相提并论了。

        更何况,随着龙飞对他从混沌雷鼎之中,领悟出的那个功法的了解更加深刻,他此刻的元气波动之中,也带着些混沌之气的运行轨迹。

        随着龙飞元气的疯狂流转,一直在龙飞身上盘旋的雾气,忽然扭动起来,如同一条灵蛇一样,裹住了龙飞拿在手中的长剑。

        那道云雾在裹住龙飞手中长剑之后,光芒忽然涌出,又紧接着,缩了回去,在这一伸一缩之间,上面闪烁着的光芒,竟然变成了黑色,其中流转着浓浓的煞气。

        感受着面前这小子所施展的武技的强悍程度,那个圆胖男人终于不敢再口花花了,他脸色凝重的看着龙飞手掌之中的南阿,狠毒之情几乎要流淌出来。

        浓郁的臭气在他的手掌之中散发出来,如果有人在他身边,恐怕光闻着这股浓重的腥臭毒气,就会被毒晕过去。

        他一声暴喝,手掌之上又是裹上了一层元气,那层元气颜色如同鲜血一般,这一层元气包裹上去,竟然让他的手看上去生生大了一圈。

        他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双手竟然直接向着龙飞的长剑抓了过去。

        他的双手抓上龙飞手中的南阿的那一瞬间,一股让人牙酸的腐蚀之声,瞬间传了出来。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极其浓烈的酸腐味道,混合着比刚才浓郁了不下数十倍的毒腥味道。

        这股浓郁的味道,让一直站在旁边的无傀脸上,都是露出了些难看的神色:“怎么能这么臭啊?”

        两个人身形分开的一瞬间,龙飞双脚在地上连点了几下,旋即又如同一只老鹰一样,向着那个圆胖男人冲了过去。

        而那圆胖男人此时,却全然不敢再接龙飞的攻击,他连忙倒退。

        刚才和龙飞对招的时候,他的双手依然被龙飞南阿之上的煞气腐蚀的几乎血肉模糊。

        他这一双手,不知道被沙漠的毒物淬炼了多少次,和别人交手之时,只要让他双手捏住他人的武器,便能凭借他双手之上的毒性和催入剧毒的元气,直接毁了他人的兵器。

        他为人胆小,但是手段却阴狠且毒辣,挑中的对手从来没有他应付不了的,因此双手被伤到根本无法与人对战的情况,依然是数年没有出现过了。

        随着双手之上传来剧痛,他几乎是生出了一丝不敢抵抗的心思。

        战斗之中,原本凭借着一腔锐气才,能够发挥出自己全然的实力,此刻龙飞已然是占了上风,那圆胖男人非但不思考怎样战胜龙飞,反倒是想着逃命。

        原本的力量都不能完全发挥,自然根本不是龙飞的对手。

        他脑海之中,正在飞速盘旋着,怎样才能从龙飞的手中逃出性命,逃出性命之后,又要怎么想办法将这场子找回来,正思考时,忽然感觉到胸口之前传来一阵疼痛。

        脸上狰狞的表情还没有全然消退,就僵硬在了他的脸上,他似乎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膛之上流血的伤口,伸手摸了摸,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东西。

        “精神力……”

        他最后也只来得及呢喃的说完了这三个字之后,便彻底失去了气息。

        无傀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尸体之后,皱着眉扫了扫袖子,口中对那两个仍然被龙飞困在元气之中的人说:“看样子,今天我们姐弟二人有点事情要忙了,没有时间就不留客人了,你们自便吧。”

        随着她话音落下,那两个被龙飞封印在元气之中的人就消失了,不知道被无傀扔到哪里去了。

        无傀走上前去,一股灵气覆盖上了那个圆胖男人已经没有了丝毫生命迹象的尸体。

        她慢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住在哪里?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知不知道黄沙秘境的消息?”

        无傀虽然知道黄沙秘境就是在这个地方开启,可是秘境还没有开启,这满地的黄沙也不知道这秘境究竟是在何处,她自然不会知道秘境究竟开在哪个方位。

        无傀问了问题之后,那具尸体僵硬的开口回答:“我是在沙漠之中,万蛇帮的帮主,势力范围就是在这片沙漠方圆三百里的范围之内。到这里来,是因为吃完了之后出来闲逛,我并不知道什么黄沙秘境的消息,不过曾经隐约感觉到,距此地三百里的东方一个沙丘之下,曾经有过地洞,那地洞极其微弱,感觉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塌陷了,不过在沙漠之中,挖掘的难度很大,我便没想组织弟兄们去寻找。”

        不得不说,这胖子变成了尸体之后,倒是比他活着的时候招人喜欢多了,说话的时候,非但不说什么废话,而且眼神也显得正常了很多,没那种猥琐的让人恨不得弄死他的感觉了。

        龙飞对无傀比了个大拇指:“这个时候就显得咱们无傀姐是最重要的了。”

        龙飞觉得有些奇怪,以前无傀好像从来没有试着给尸体附过灵智,他记得无傀曾经对他说过,人是原本有灵智的,就算是死了之后的尸体,想要赋予他们灵智,也比较困难。

        可是无傀说的困难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手指轻轻一动,把灵气附在上边,那具尸体,就已经全然由她掌控了。

        龙飞想来想去,觉得应该是无傀体内的伤势痊愈了一些。

        龙飞这一次回来,实力进步很大,可是在他的感应之中,无傀依然深不可测,让他连对抗的念头都生不起来。

        按照道理来说,无傀曾经施展出的力量,是不会让龙飞有这种感觉的,龙飞觉得,如果无傀还是之前的那个实力,现在说不定龙飞霍出性命,都可以和无傀拼个两败俱伤。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伤势开始痊愈了,他想不出来其他的原因了。

        无傀问完了之后,便打了个响指,把这具尸体之中的灵智打散掉,然后把两具尸体拖在一起,倒出两滴化尸水,将这两具尸体化掉,然后对龙飞说:“我发现你这小子做出来的东西和你本身一样,都是狗屎运强的让人嫉妒。”

        龙飞有一点跟不上无傀的思维跨度,忽然听到无傀来这么一句,愕然问道:“无傀姐,此话怎讲?”

        无傀在龙飞和那个万蛇帮主谈话之时,已然将那只虫草捡了起来,听到龙飞问她,就抖了抖那只虫草的尾巴。

        无傀对龙飞说:“沙漠之中的蜥蜴速度极快,如果不是正好受伤,无法行动,伤口又在脑袋上,这虫草总之是不可能生长出来的。而且虫草在生长之时,会散发出一种很强烈的药味,极易吸引附近的妖兽将它们吞食,这只虫草已经将这只蜥蜴的尸体彻底染红了,而且它的本身也快要发芽了,说明已经在这只蜥蜴的尸体之中,待了将近百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