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去见无傀

        此刻场中刚才出的价格,才只是两颗四品中等化煞丹,加上四百万金币,鬼医这一出口,直接将丹药换成了无瑕丹药,还拿出了五百万金币。”

        鬼医说完话之后,场中基本上就没有人再开口了。

        如果说是几百万金币,在很多势力眼中倒是没有什么,可是让他们镇住的原因,却是那一颗无瑕的四品顶级丹药。

        化煞丹的炼制难度,即使是他们这些人,也都是有所耳闻的,要不然也不会抱着每用一次南阿,就废掉一个天才此事的念头

        然而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名炼药师,口口声声说着手中有无瑕的化煞丹,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能够炼制任何四品无瑕丹药,这样的炼药师应该是已经接近于传说之中的七品炼药师了

        因此在鬼医出声之后,过了好半天,都没有人再次开口。

        等了几个呼吸之后,一个小男孩从那大美人后面的黑暗之中走出来,轻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之后,又退回去了。

        就算鬼医在暴躁的情况下改变了自己的声音,但鬼医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距离鬼医很近的包厢的一个人的眼睛忽然眯了起来:“我怎么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

        那个中年男人相貌儒雅,甚至带了些仙风道骨的意味,这副好皮相,格外的能够让人相信而且尊敬,很容易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

        这个儒雅的中年男人对面,有一个长相跟他颇为相似的人摇摇头,说:“这声音我应该没有什么印象。”

        那个中年男人听到自己的儿子说声音没有印象,想了想,就不再纠结于这个声音,对他儿子说:“我听说那个老家伙,为了这把南阿,已经被杀气侵入血脉了,可是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拿出一枚极品无瑕丹药,就算这样,想必他也不会让给别人。”

        提到极品无瑕丹药,他的印象似乎是更加清晰了一些,可是关于更具体的东西,他一时之间也是想不清楚,只记得那是一段让他相当难以启齿的往事。

        好歹作为一个学院的院长,既然实在想不起来,他就当自己和这个人暂时没什么缘分了,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情。

        对坐在自己面前的儿子说:“既然这样,那么咱们就准备回去吧,反正这次也拍到了一点还算不错的武器。”

        果然在他刚说完这句话没有多长时间,那个大美人已经说出了决定:“这柄剑的主人,就是包厢之中的那位客人了。”

        鬼医开口之后,龙飞都愣住了,他尴尬的看向鬼医,低声问道:“师父,你不是说你不打算开口说话的吗?”

        鬼医摆了摆手,对他说:“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开口说话就开口说话了,他们还能上门堵住我不成。”

        龙飞看到鬼医此刻的样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是想道:“按照道理来说,如果你被认出来的话,他们可能真的会上门堵……”

        不过真的堵上门,倒是不用担心,至少在这个拍卖会上,拍卖会还是比较重视客人的隐私的事,不可能会让人在拍卖会之中堵上他们。

        赵学长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她想了想,觉得可能是自己刚才话说的太多了。

        她没忍住想道:“果然是个死妹控,不过就是说几句惦记着他妹妹的话,就能把他气成这样,连当年那件事情都不管了?”

        其实赵学长是真的不相信鬼医愿意见到那群伪君子,她觉得要是鬼医真的被那个校长堵上门来,还得好言好语给他说话的话,估计气就能把他给气死。

        这样想着,她决定尽快让鬼医离开这个拍卖会,以免那个伪君子真的反应过来了。

        刚从拍卖会场出来,赵学长就对鬼医说道:“鬼医前辈,我们要不然不回学院了,直接去那个小世界。”

        鬼医现在也不想浪费时间,听到赵学长这样说之后,干脆的问道:“你现在身上有渡虚舟的话,那么我们直接就走。”

        看着那两个人这突然马上就要走的样子,舞凤皱着眉头,低声问龙飞:“你师父到底和谁有仇啊,怎么这么急切,说走就走?”

        这件事问龙飞,龙飞也不知道啊,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师父好像和明章大陆的一个非常出名的学院的院长,有点个人冤仇。”

        他说完了之后,问舞凤:“学姐,那个赵学长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好像是知道很多事情的样子。”

        舞凤对他说:“这家伙是个消息贩子,经常会知道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完了之后,她也是像是想不通一样,皱起了纤细的眉毛:“但是据我所知,她应该不认识无傀姐姐才对,她为什么指名道姓的要去见无傀姐姐?”

        他们两个人一边说着悄悄话,一边跟着鬼医和赵学长,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半空之中扭动着。

        这漩涡之中散发的撕裂一般的力量,龙飞刚刚经历过,就是他从通天之路上,经历过的那种空间的力量。

        赵学长伸手摆了摆手,对龙飞和舞凤说:“你们两个人快来,咱们马上就走。”

        舞凤只能无奈的对龙飞说:“幸好我这次去拍卖会之前,把所有需要带走的东西全都带走了。”

        话刚说完,她就拉着龙飞的手腕,两个人一起踏入了那个扭曲着的巨大漩涡之中。

        赵学长手指一动,一个小小的青色梭形物体,就在她的手中突然出现,她把那片如同叶子一样的小东西,往前一扔,那东西瞬间变成了一座小船。

        舞凤看到那小船之后,认为龙飞应该不认识这是什么,便对他讲解道:“这叫做渡虚舟,是在通天路还没有开的情况下,往返于两个大陆之间,必须要用到的东西。”

        龙飞上辈子曾经见过渡虚舟这东西,是传说中一种生长在虚空之中的虚灵树上面已经生长了万年的叶子,而炼制出来的。

        这东西本来因为分布在空间之中,就很难找,而且必须到达万年的年份,才可以成功炼制成渡虚舟,因此渡虚舟的价格高昂,并且极少有人能够拿到这东西。

        渡虚舟不仅本身价格极高,而且它运行的时候所使用的是灵气。

        灵气这种东西,除了无傀在附灵的时候,龙飞曾经见到过之外,其他的时候,龙飞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

        龙飞不由得开始猜测起赵学长的真正身份来。

        赵学长其实并没有打算隐藏自己人类的身份,否则的话,她也不会直接拿出渡虚舟这种东西,她现在是要把鬼医哄好,并且展示出自己的价值。

        毕竟鬼医是个死妹控,但是无傀也是个死兄控啊,如果她真的惹恼了鬼医,赵学长相信无傀是绝对不可能给她一个好脸色看的。

        …………

        说来也是巧合,在龙飞一行四人踏入渡虚舟的那一刻,那个刚从拍卖会场出来的中年男人,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双手重重地砸在一起:“我想起来了,肯定是他,赶紧回去,去拍卖会!”

        他的神色之中,带着几乎毫不掩饰的喜悦:“我早就该猜到是他的,如果不是他的话,还有谁能够拿出来四品无瑕丹药?!”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么这一次……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和族人商量好了之后要做什么事情之后,无傀非但没有回到魔界之中,反倒是就像是这些天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在他们原本居住的那个客栈之中,正常修炼起来了。

        除了玄奕偶尔来找无傀一次之外,其他人更是基本没有出现过,就连最开始发现无傀回来了的星涟,都去忙她自己的事情了。

        毕竟魔族在人类世界呆着,这对于他们本身是极大的消耗,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即使是无傀,也不想让他们继续待在这里。

        无傀头疼的想着:“要不要想办法让鬼医和龙飞把魔族的那些药方都改良一下,至少让他们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因为魔气枯竭,而病歪歪的。”

        可是如果要让他们改良药方的话,那就意味着肯定要和他们说清楚自己的身份,要不然按照魔族在人族世界之中的名声,他们俩怕是不会同意。

        无傀这样想着,觉得自己简直前途无量。

        说真的,想想噬魂控制着的魔族在这个世界造下的那些孽,如果不是因为无傀自身是魔族的公主,而且知道魔族本身其实并没有做过那么变态的事情,恐怕无傀现在也恨不得手撕了魔族以泄愤恨。

        她想到这些东西,觉得自己简直无法继续修炼,于是头疼的终止了修炼,给自己倒了一杯鬼医特质的甜露。

        甜蜜的味道在口腔之中缓缓蔓延着,让她心中焦虑的感觉稍微少了一些。

        她心中想着:“幸好他们暂时还不回来,自己还有时间,再继续心理斗争一下,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哥哥和龙飞他们。”

        这件事情就真的让人很难相信啊,特别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噬魂这种东西的存在。

        无傀郑重的把碗放在桌子上,心中想道:“要不然就干脆不管那些混蛋玩意儿,让他们随便在人族搞破坏好了。毕竟人族如果一点伤都没有受过的话,哪怕她这个魔族公主说出花来,恐怕也没有人相信。”

        她忧愁的屡屡自己胸前的一缕长发,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就是几个自己颇为熟悉的气息。

        无傀下意识的手指一紧,尖锐的疼痛从自己的病叫传过来,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一下耗掉了自己几根头发。

        无傀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她打开门,走到门外,对着往这边走的鬼医和龙飞招了招手:“我们还在这个小院这里,你们过来吧。”

        话说完了之后,她才反应过来,来的气息,不只鬼医和龙飞还有另外两个人。

        一个她还有点熟悉,应该是舞凤,而另外一个……

        她抬头一看,一张一点也不熟悉的脸,正看着自己笑的,让人觉得有些腻歪。

        龙飞一直在注意无傀的表情,发现无傀看到赵学长之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神情,想来对于她的印象应该不算深刻。

        龙飞都在注意无傀的神情,鬼医更是在看到妹妹的一瞬间,注意力就全都集中在妹妹的身上了。

        发现他们四个人几乎都在盯着自己看,无傀还以为自己身上是不是魔气没有彻底收敛呢。

        这简直是对自己魔族公主的自控能力的挑战。

        无傀确信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任何有问题的地方,皱着眉头,看向那四人,问道:“你们几个,这么盯着我是想干什么?”

        无傀近来脾气是真的有点不好。

        她已经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过了很长时间,忽然想起来自己肩上扛着一个沉重的担子,一时之间反省于自己失忆了那么长时间,把这个担子丢了那么久,对不起自己的族人,一时之间又愤恨于自己,为什么要想起来,像是以前那样浑浑噩噩的过啥日子不好吗?

        所以最近这些日子她纠结的很。

        原本还在考虑要不要让鬼医和龙飞尽早知道魔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看看他们愿不愿意相信自己,并且帮魔族解决一下,目前遇到的麻烦,结果心理斗争还没有做完,他们就已经从明章大陆回来了。

        是明章大陆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无傀那句话刚说完,赵学长就忍不住向她靠近了一步。

        脸上的笑容特别特别的傻,还带着一点小心翼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是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原本以为自己想要见无傀一面,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谁能想到她这刚刚下地,跟着鬼医他们到客栈之中,就看到无傀自己主动迎上来了。

        她上下打量了无傀一番,发现她还是像自己当年见到的那样,穿着一身绣着金色花纹的黑色斗篷,斗篷下面,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竖领衬衫,下面是一条淡绿色的长长裙子。

        如果是别人穿着这么一身衣服,那想来肯定非常奇怪,可是在她眼里,穿着这一身的无傀就真的很漂亮。

        尤其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右手的手腕之上印了一朵如同羽毛一样的蓝色花纹,让她看起来,简直带着一丝魔魅一般的美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