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三个武者

        她简直想要对无傀手上拿一朵蓝色的花纹进行一番咏叹似的赞赏,但是话还没有出口,她却突然觉得这东西好像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此刻的赵学长简直违和地让舞凤都以为自己是认错了人,她默默的后退了一步,站在龙飞的身边轻声问道:“我是不是认错人了?面前这位是不是无傀姐姐?”

        龙飞也觉得有些奇怪:“就是她啊,话说你那位赵学长这是怎么了?”

        他们两个还在这边轻松捣鼓着,鬼医就直接一脸不高兴的问了:“妹妹,你是在哪里遇到这位的?”

        在回来的路上,鬼医还在猜测赵学长和自己妹妹见面究竟是想做什么,结果刚看到妹妹,她竟然露出这么一副让人厌恶的表情。

        鬼医觉得,对所有想要打自己妹妹的主意的人,他都要报以如同严冬一般的寒冷和残酷,特别是这个想打妹妹主意的人,竟然还是个女人!

        要是把自己的妹妹带偏了,他绝对会让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如果是赵学长知道了鬼医此刻的想法,那绝对是要大声喊冤的,天地可鉴她的确是想要再见无傀一次,可是她想见无傀的原因呢,并不是因为想要打人家姑娘的主意好吗?

        好吧,她的确是想尽量和无傀搞好关系,可是和无傀搞好关系的原因,却不是想要和人家姑娘发生些什么奇怪的关系好吗?

        再说了,就算她真的有这么个想法,她也不敢跟无傀开口,而是几十年之前还没挨够她的揍吗?

        看这几个人之间奇怪的氛围,无傀皱着眉毛仔细的想了一下,她到底和这位看着貌似有些陌生的人到底有没有见过。

        她现在已经看出来了,造成这种奇怪的氛围的情况,最大的原因就是出现在眼前这个人身上。

        她的精神力强悍,所以记忆力也很好,很多事情她之所以记不清楚,是因为她根本不愿意去想。

        此刻竟然已经决定去想了,那一段记忆几乎在瞬间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她当即张嘴,在鬼医和赵学长两个人开口之前,先把话说了出来:“你就是当时那个差一点被我揍哭的小丫头?!你是那个消息贩子?”

        这他妈就极度尴尬了好吗。

        龙飞听到无傀口中似乎淡然的吐出来,差点被揍哭和消息贩子这两个词,想了想,问舞凤:“学姐,这位赵学长是会哭的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有些奇怪。

        舞凤就更觉得奇怪了好吗?

        她认识赵学长很久了,却从来没见到师兄哭过,什么差一点被揍哭,那真的不是无傀姐姐自己想出来的吗?

        然而他们两个还在不敢置信的时候,赵学长已经开始疯狂打脸了。

        赵学长连连点头:“是我是我,你还记得我,当年我还那么点大,现在都已经长得快要和你一样高了。”

        这句话就相当套近乎了。

        无傀却是抿了抿嘴,说道:“当年你把我哥的消息卖给那些伪君子,我把你揍了一顿,并且让你不许再调查他的消息,你以后应该没有……”

        无傀话还没有说完,赵学长就连忙点头:“怎么敢呢,我当时已经答应过你了,就肯定不会再做了呀!”

        龙飞这一刻无比感激无傀说话的时候,喜欢把前因后果都说出来这个口癖,他和舞凤两人猜测了一路,为什么赵学长和无傀相识,怎么猜都觉得不太可能,因此纠结了一路。

        结果竟然是因为这个。

        就连鬼医听到他们两个人认识,是因为自己之后,脸色都稍微好看了一些。

        无傀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鬼医:“哥,这位是打算和我们一起去黄沙秘境的吗?”

        她其实不太愿意让赵学长和他们一起去黄沙秘境。

        她轻轻抹了一下自己手腕上那淡蓝色的魔心草纹身。

        这纹身是封印了一株魔心草。

        魔心草是可以帮助魔族的皇族控制魔气的,而且她体内的魔气还没有全部恢复,此刻拥有一只魔心草对她好处很大,所以就算是冒着被鬼医发现她真实身份的危险,她也必须在体内封印一只魔心草。

        至于为什么会封印在右手手腕,这么危险的地方,一来,因为没有衣服阻隔的情况下,对于魔气的吸收会更加容易一些,魔心草封印在手腕之上,更加容易找些让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

        再者说,就是魔心草封印在手腕部分,调动力量的时候更加容易一些,她虽然不确定以后他们会不会遇到那些噬魂,可是她觉得以后遇到噬魂的可能性很大。

        而且没有之前的记忆,她不知道,但是有了之前的记忆之后,她变已经开始怀疑起一些人来。

        就比如说那位林夫人。

        当时她只觉得她可能是被一些心怀叵测的人蛊惑了,现在她开始猜测着林夫人是不是被噬魂附身了。

        无傀不知道自己的气息会不会被噬魂认出来,毕竟她从来没有被噬魂附身过,而被噬魂附身过的人,她也从来问不出口供。

        再说了,噬魂那种阴狠残暴的玩意儿,就算是她从那些噬魂的口中逼问出了什么,她也不敢相信啊。

        所以为了避免那些噬魂认出自己的力量,她必须要保证自己无论在什么状态之下,都能够尽快的使用自己身体的力量。

        但是虽然一般人不知道魔心草和魔族王者之间的这种关系,可是当年那种事情,都能被这个消息贩子调查到,她不相信这消息贩子,会真的没有办法知道自己和魔心草之间的关系。

        要知道,当年如果不是自己会附灵之术的话,她可是能连自己都瞒过去了。

        看到无傀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不满之色,赵学长立马忘记自己本来要说什么了,她急切的对无傀说:“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跟你好好认识一下,我觉得当年我和你之间,似乎错过了一些可以愉快相处的经历……”

        这话说出来问题就大了。

        龙飞看到口不择言的赵学长话越说,无傀的脸色越难看,突然没忍住后退了一步,叹着气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对舞凤说:“我觉得赵学长今天这智商,掉的有点过分啊。”

        舞凤也不知道一向精明的赵学长,今天是怎么了,她也脸色难看的对龙飞咬耳朵:“我觉得他们今天有点问题。”

        舞凤已经下定决心,在无傀气得将赵学长赶出去之后,悄悄询问一下赵学长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脑子掉智商掉到这种程度,却听到无傀有些无奈的说:“算了,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吧。”

        这句话说出来不要紧,不仅正在想怎么才能把赵学长赶得更远一点的鬼医,和不知道这件事情该如何收场的龙飞和舞凤,就连赵学长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她刚才那句话是真的越描越黑,让人听着就觉得无奈啊,为什么无傀居然还同意她留下了?

        她只觉得自己脑海之中升起了一个有些危险的猜测。

        然而无傀是真的没有办法,她知道这个消息贩子一旦想要打听什么,威力几乎和自己的附灵指数差不多,为了保证这个不定时**,真的不会再出什么特别大的麻烦,她就只能将这个**留在自己身边。

        这样有问题吗?

        一片黄沙之中,一个矮小的身影抱着自己怀中的东西就地翻滚起来,动作熟练得躲过了身后的一串攻击。

        他顺着翻滚的动作,膝盖一用力又爬了起来,像是脚下安了弹簧一样,继续向前跑过去。

        跟在他后面,追杀他的三个大汉疲惫的喘了一口气,就算是再怎么努力调集元气,也觉得体内的元气运转已经出了一些问题。

        刚才那个手执铁锤,偷袭矮小身影的武者,看到前面那个矮小的身影奇异的奔跑姿势,无奈叹气:“就他那诡异的跑步姿势,是怎么坚持着跑了这么长时间的?”

        在急速的奔跑过程之中,他这是原本用很大的声音说出来的话,也只有极其细微的声音落在了他的两个同伴耳中。

        就在他这句话刚说完之后,那个矮小的身影突然慢下来了。

        这三个追这个矮个子武者,足足追了将近一天半,看到他突然慢下来,这三个武者瞬间精神起来,纷纷掷出手中的兵器,大声喊道:“快将你手中的东西放下来,老子饶你一命!”

        那个矮小的身影竟然不逃了,他背转身,面向那三个狰狞面目的壮汉,忽然声音诡异的笑道:“三个出身在大学院的武者,为了一株菟丝花追杀我,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了,对于你们三个人的名声,可是不怎么好啊。”

        当前的那个壮汉笑嘻嘻的把一把大锤往自己肩膀上扛了扛,一步一步的走进:“本来还没想这个,不过被你这句话提醒了,既然活着的你让我们很不放心,那么不如你自己做一个让我们放心的选择。”

        他身后那个有些尖嘴猴腮的人,拎了拎自己手中淬了毒的尖刀,笑嘻嘻的补充道:“如果你自己这么乖的话,那么我们就勉强饶恕你,让我们追了一天半的事情,留你个全尸,给你入土为安。”

        这两人说完了之后,那个小矮个子竟然真的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像是瞬间失去了生命一样。

        这狂奔了一天半的小个子,忽然这么乖巧,追杀他的三个大汉,突然觉得面前发生的事情不现实起来。

        那个尖嘴猴腮的拿尖刀的武者,不敢置信道:“他不会真的自杀了吧,不可能吧?”

        拿锤子的那位,虽然经常下黑手,可是此刻倒是光明磊落起来了,他一拍胸膛说道:“不管他可能不可能,咱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完之后,他一马当先的向前走过去。

        然而正当他们已经快要接近地上的那个一动不动的黑影,却突然感觉到面前似乎有东西挡住了他们。

        感受到这无形的阻隔之后,那三个人几乎吓得手足无措,他们攻击了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个阻碍,根本不是以他们三个人的能力能够破开的。

        他们面面相觑,苦笑了一会儿,那个拿着砍刀的壮汉开口道:“不知道是哪位出手惩戒我们,但是还请看在我们是初犯的份上,请前辈海涵,饶我们一条生路。”

        此话说完,他们只觉得面前的无形阻隔一阵波动,紧接着那阻隔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出现在他们的心底。

        紧接着,他们就听到一个极其清脆动人的女声:“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被三个臭虫蛰伤了。”

        然后他们的面前,就突然出现了几座小小的帐篷,帐篷前面出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相貌极其美丽的女子,正歪着头看着他们笑。

        而在无傀的身后的龙飞有些心疼还有些无奈。

        因为距离黄沙秘境开启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龙飞就被鬼压安排着跟着无傀学习那个可以用煞气攻击的剑决。

        不得不说,这本剑诀简直像是为龙飞量身打造的一样,让他修行起来十分的迅速,而且或许是龙飞特殊的元气的原因,或许是因为龙飞体内混沌之气,也或许是因为龙飞精神力极其强悍,龙飞人至丝毫没有被煞气影响。

        虽然龙飞看似没有被煞气影响,但是无傀也不允许他一直修炼。

        煞气对人的影响,潜移默化。

        不是一时之间没有问题,就一直不会有问题的,无傀虽然想让龙飞的实力更快增长,可是她也不会在此时压榨龙飞。

        所以在除了教龙飞剑诀,无傀还顺便教了龙飞几个浅显的制造傀儡的手法。

        这个傀儡是龙飞制造的第一个傀儡,无傀为它赋予了一些灵智,让他去给龙飞取一些沙漠之中特产的沙蜥。

        这东西可以缓解沙漠之中的热毒,是一种相当常见而且廉价的东西。

        龙飞皱着眉想:“不过是几只沙蜥而已,沙漠中到处都有,到底为什么会被这三个武者千里追杀?”

        龙飞蹙眉,翻看翻看了一下自己那个灵智已经彻底消失的傀儡,果然在傀儡的背后,被切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伤痕。

        最重要的是,在那傀儡的怀中抱着一头通身雪红的沙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