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把丹药扣下来

        龙飞他们到的时候,才刚刚是吃中饭的时候,而拍卖会是下午才开始的。

        即使是这么早的时间,下面想要进入拍卖行的人已经宽阔的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看到龙飞盯着水泄不通的大门,赵学长诧异的拍了拍龙飞的肩膀,对他说:“那里做什么呢?我们不和他们一起走,咱们走小路进去。”

        好歹他也算是花了点代价拿到包厢的通道,肯定是不会和他们一起挤大门的。

        龙飞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他只是从来没有见到过人挤人到这么个程度的拍卖会。

        舞凤已然猜到了龙飞到底为什么耽搁了那一小会儿,她便对龙飞说道:“明章大陆之中,不知道为什么炼药师的数量,比其他的地方要多一些,所以有钱的人就比较多,像拍卖会这种不危险又容易得到好东西的地方,自然是人数比较大。”

        听到舞凤跟龙飞解释,这个赵学长也是明白了,她当即立下道:“其实说实在的,也不止这个原因,这一次除了出现南阿之外,还出现了几个比较不错的东西。”

        她眨了下眼睛,忽然特别小声的说:“这不是有些大门派,觉得自己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不太好意思拍那些,就让自己能够信得过的,假装普通人进来。”

        她倒是颇有分寸,在说话的时候控制着音量,确定没有被别人听见,不过她说话的时候忍不住笑,显然有些看不起这些所谓的大门派大学院。

        可是龙飞却通过她的这句话,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如果连这些大门派大学院的事情也还是瞒不过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有脸好看一点,还喜欢自称为师兄的赵师姐,那么她到底为什么那么想知道无傀的事情,她又为什么不知道?

        还有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如果赵学长知道龙飞所想的话,肯定会一脸委屈的说什么,知道的原因那肯定是不能说,说了就不是秘密了。

        至于关于无傀的,那肯定就是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想知道啊,如果知道的话就不想知道了,我也想知道我几乎无所不知的人,为什么就对于他什么都不知道呢?

        而此刻正被惦记着的无傀,正和自己师父一起漫步在药塔旁边。

        吸收了足够多的魔心草的魔气之后,无傀对于自己的魔气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与此同时,她的记忆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有一些没想起来,不过那都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

        听完了她师父玄奕讲述的这么多年魔族发生的事情,无傀皱着眉说道:“噬魂现在也发展到这种境地了吗?”

        她脸色极为难看:“不仅当时侵占了我们整个魔界,现在还想把爪子伸到人间来了,也不怕真的惹急了某些人,剁了他们的爪子。”

        她说完,就听到玄奕笑起来:“虽然都说咱们魔族最重欲望,可是人类也一点都不差呀,人的欲望有些时候可比咱们魔族更加阴暗,同时,也更加适合那些噬魂的生长呢。”

        在当时噬魂第一次出现的时候,魔族还以为又是出现了新种类,结果等到被这些东西悄无声息的吞噬了不少弱小的魔族之后,他们才发现这些东西与魔的真正不同。

        即使是魔族也是敬畏生命的。

        他们的确会用极为残忍的手段增强自己的实力,甚至有的时候也会喜欢杀戮,毕竟魔族中欲望,有的时候杀戮也是欲望的一种。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将同一种族的人当作自己的食物,也不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实现自己的欲望,屠戮无数的生命。

        杀戮其实有的时候不算什么,任何人手上都会有沾上鲜血的时候,可是,如果所杀之人是毫无抵抗能力的或者是杀戮只是为了图一个开心。

        面对着这样的种族,即使是魔族也不会将他们列入同一种族之中。

        玄奕想到噬魂这种东西,就忍不住面带一些厌恶的神色对无傀说:“现在的魔界之中,我们魔族和噬魂其实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能够勉强对抗而已,你也知道那种玩意儿,他可以直接寄生在任何生物的魂魄之中,被他们寄生了的魂魄,就相当于被那些噬魂取代了,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无傀自然也知道这些,她非但知道这个还知道其实是噬魂寄生在动物的魂魄之中也是有等级,比如说等级最高的噬魂是可以寄生在人族的巅峰强者的灵魂之中,但是如果等级稍微低一点的话,就会很难寄生成功。

        等级越高的强者,在噬魂寄生的时候,所花的时间也就会越长,被寄生之后,驱逐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而且噬魂的产生是分裂产生的。

        由噬魂王直接分裂产生的上级噬魂,再度分裂才会产生中级噬魂,以此继续往下分裂。

        噬魂在分裂的时候,会有短暂的实力下降,但是分裂完了之后,分裂的母体仍然保存着原本的等级不会往下掉。

        在这个过程之中,母体需要吸收大量的魂魄力量,才会产生有足够力量的后代,如果产生的后代不合格的话,会直接被母体吞噬,然后紧接着再一次分裂。

        所以当年的无傀才会拼上自己的性命,不能杀死也一定要重创噬魂王,因为噬魂王只有一个,而只要他还能够分裂出其他的噬魂,那么高级噬魂就会一直被分裂出来,因此噬魂也就会源源不断。

        源源不断的高级噬魂就等于魔族之中的力量一直被噬魂觊觎着,并且随时有可能遭到危险。

        而且高级噬魂的数量增加,也就代表着其他种类的噬魂数量增加,简直是灾难。

        听完了玄奕的话,无傀皱了皱纤细的眉毛,有些不太高兴的问道:“既然你说噬魂王已经被我封印了,那么为什么那些噬魂你们还没有解决掉?”

        玄奕听到无傀提起这个的时候,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他重重地把右手砸到了左手的掌心之上,脱力般的叹了一口气:“还不是我教出了个好学生,还不是你有个好哥哥。”

        无傀听到玄奕这么说,脑海之中瞬间出现了她哥哥的样子。

        无傀的哥哥平日里性格就有些阴郁,而且修炼的时候一向是非常的疯狂,甚至为了获取力量,会做一些让人难以相信的事情。

        可是他虽然会做一些让人觉得非常无奈的事情,却也没有变态的去杀死无数人,用他们的魂魄来修炼,这种事情比这事还是要差了许多的吧。

        玄奕脸色极为难看的说:“你也知道,咱们魔族之中有的典籍曾经记载过,可以用魂魄修炼,只不过咱们很少有人愿意。”

        无傀点了点头,脑海之中浮现了那么基本技术。

        魔族之中所记载的用魂魄修炼,就是将他人的魂魄纳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也就是相当于把他人的魂魄活生生吃进自己的脑袋。

        这种情况往好里面说,那是在一副躯体之中同时拥有两个甚至多个精神力,自然会让着这个躯体的精神力得到提升,而魔族只要精神力提升,施展出来的法术咒语便会更加强大。

        但是往难听里面说,这就是活生生把自己作成精神分裂啊。

        无傀尴尬的问道:“哥哥不会做了什么蠢事儿吧?”

        天龙拍卖行在整个明章大陆之中都颇有些名声,这个拍卖行之中邀请的鉴宝师,自然也是见多识广之人,可是他看到面前这几瓶丹药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倒抽了口凉气,双手有些颤抖。

        他把那几个小玉瓶之中的丹药,全数倒出来,仔细检查过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声音干涩的问道:“几位小友,是愿意将这些丹药全数在这次拍卖会之上……”

        龙飞还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这一次就是将这些丹药全数卖了。”

        听到龙飞这样说之后,那个鉴宝师点了点头说:“那么客人是否在意这些丹药究竟被谁拍到?”

        龙飞有些不明白,这人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价格合理的话,我自然是不介意被哪个人拍到的。”

        反正能拿钱就完事儿了,其他的管那么多干嘛?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龙飞毫不拖沓的转身就走了。

        门口一个长相俏丽的侍女,带着龙飞去他们的那个包厢之中。

        那个鉴宝师身后一个隐蔽的小门打开了,一个长相颇为端庄的中年人凑过来,对那个鉴宝师笑了,笑问道:“大师,你觉得这位的丹药,咱们有必要收藏?”

        那个老头此刻已经全然不复刚才那副激动的样子了,他缕了缕自己下巴上面整齐的白胡子,矜持的点了点头:“那些丹药几乎全都是极品丹药,甚至其中有几颗是无瑕的,这样的丹药,放在其他地方那是有价无市的存在,此刻竟然出现在了咱们这拍卖会上,那肯定要将它扣下来。”

        那个中年人似乎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迟疑道:“可是那位大师不是说,要将丹药全数卖出去吗?”

        那名鉴宝师摆了摆手,对他说:“这毕竟是咱们的拍卖会,只要咱们这里能拿出钱来,论身家雄厚,谁能比得上咱们,而且虽说是无瑕丹药,也只不过是两颗二品回春丹,和一颗三品的养元丹而已,算得上是比较常见的丹药,自然有些人看不出来这丹药的价值。”

        听到鉴宝师这样说,那中年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低声说道:“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将这些丹药,最大限度的拍下来。”

        这中年人或许在对宝物的鉴别之上,不如那名鉴宝师,可是要是抡起长袖善舞不得罪人,他却真的要比这鉴宝师强上许多。

        那个鉴宝师也知道他的本事,因此听到他说最大限度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就不再继续多说了。

        其实也不怪这位鉴宝师谨慎,毕竟这个世道最不好得罪的就是炼药师,谁知道得罪了他们,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龙飞并不知道他关上门之后,这个小房间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使他知道的话也不会太过于在意。

        他到了包厢之中,扫了一眼,对舞凤和赵学长点了点头之后,就坐在鬼医的身边,说:“我已经将我炼制的那些丹药送过去了。”

        舞凤虽然知道龙飞对于炼药天赋很高,可是时间毕竟有限,她也不知道龙飞炼制了什么丹药,而赵学长她虽然对于她想知道的东西,基本上都很了解,可是她以前并不知道龙飞,自然也不会专门去研究和龙飞有关的。

        即使她知道了龙飞是鬼医的徒弟,但是她对于鬼医都有些不上心,就不要说鬼医的徒弟了。

        至于为什么对鬼医不上心,那是因为鬼医,他的消息又没有多少人买……有人买,她也不敢卖啊。

        赵学长想想当年那个几乎耀眼的如同一朵燃烧的莲花一样,璀璨夺目的小姑娘,心中就不免生出了些异样的好感。

        看到赵学长突然神情放空的样子,舞凤轻轻推了她一下:“赵学长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突然露出了这么一副样子?”

        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嫌弃。

        赵学长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摇了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开玩笑,在那个死妹控面前,她如果敢说她在想她妹妹,这个包厢,说不定就要被掀个底朝天。

        鬼医没心情注意赵学长,他听到龙飞说已经把丹药送过去之后,就注视着包厢的窗口。

        包厢的窗口前面,有一个放大下方拍卖台的装置,旁边有一个扩音器,鬼医看着的那个地方,正是拍卖师站着的地方。

        这拍卖师是一个魔鬼身材的姑娘,她穿着一身将她火爆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的红色长裙,手中托着一个小小的托盘,白皙的手和乌木制成的托盘摆在一起显得白的越白,黑的越黑,十分的吸引人的目光。

        而那乌木托盘之上,摆放着的正是一个很小的玉瓶,玉瓶之中淡淡的药香传了出来。

        那个身材超好,皮肤超赞的大美人,浅笑倩兮的用一只银镊子小心翼翼的捏出来玉瓶之中的丹药,笑着说:“在今天咱们拍卖会开场之前,忽然有一位神秘炼药师,既卖了一批品质绝佳的丹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