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正文 第十二apex英雄:爷孙日常

    靖瑶睁开眼睛,四目相对许久,胥辰栩移开目光道:“你以后想干什么。”

    这句话吓的靖瑶赶紧坐起来,差点脱口而出,对上胥辰栩审视的目光,嘴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在心里嘀咕道:“莫非师傅也是穿越而来的。”

    “你是想做个优秀的杀手,还是滥竽充数。”

    靖瑶歪着头,一脸懵懂无知的模样让胥辰栩给瞪了一眼。

    “不论做什么,你得有命活着才行,想好了,怎么活下去吗?”

    一根粗壮的木棍狠狠的敲击着靖瑶的头,下意识的摇摇头,接下来不管胥辰栩说什么都只是摇头晃脑的。

    辰栩深深的叹口气直接出去了。

    靖瑶回忆起自己悲惨过往,以为自己可以组建一个幸福的小家庭,现实面前却是那么的残酷,男友跟幼时玩伴只是把自己当成提款机而已。

    一直都想不通的是,那张卡为什么只有自己能从里面取出来钱,到了别人手里就成了一张废卡了。

    到了这里就算有卡也用不上啊!

    “活下去,如何在这个世界里活下去呢?而我前行的方向又在哪里。”

    就在靖瑶躺在床上愁容满面时,被突如其来的胥辰栩一把扔在地上,摔的生疼,一股灰尘钻进口鼻中直接咳嗽起来了。

    “要是还没有想好,我替你做决定好了。”

    头抬起来,一脸的灰尘,看着胥辰栩,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胥辰栩直接拉起靖瑶的一只胳膊就往外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扔在地上冷冷的道:“首先你要知道如何活命。”

    “站起来。”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还没有站稳,就被一脚踹到在地,头昏昏的,眼前还冒着亮晶晶的星星。

    爬在地上忍受着腹部传来的痛意,捡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却被轻易的挡住了,直接砸到自己的额头上。

    一股热意从额头流了下来,滴落在眼皮上,模糊了视线。

    “站起来,你连站都站不起来,你要怎么活命。”

    一连几次上半身刚爬起来,又被踢的翻了几圈才停下来,要么就是躺在地上摩擦后退。

    喘着气,许久才缓过来,直接平躺在地上看着胥辰栩,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道:“你说得对,也说的不对,我连站都站不起来,要怎么才能活命。”

    “可我还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你告诉我,我该怎样才能活命。”

    看着已经昏死过去,出气多于进气,胥辰栩听了靖瑶的话傻了。

    “不错,她确实还不到十岁,为什么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胥辰栩抱起靖瑶心里反复的探讨着。

    包扎好伤式,还是没有想通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直到听到咕噜噜的叫声,这才想起已经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温度慢慢的降低,看着屋子里的灶台,胥辰栩顿时感觉到头大了起来,只会吃不会做;突然想起来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现在还得养一个孩子,并且自己还把这个孩子折磨的半条命都快没了,一阵翻箱倒柜,找到一个盒子。

    盒子有些破旧,却是完整,看着盒子,眼眶立即红了,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踏厚厚的银票,每张都是一百两的页面。

    一旁放着一个卷轴,打开卷轴:“心之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余光扫到角落,文房四宝静静的躺在那里,厚厚的一层灰尘,肚子再次叫器起来,顾不得回忆拿起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就离开了。

    ……

    ……

    “醒一醒,别给我装死。”

    靖瑶睁开眼睛,看着手里的碗,艰难的坐起来。

    胥辰栩粗鲁的将碗递给靖瑶,便往外走。

    “你是谁,你不是他,他死了吗?”

    “锅里有昨天剩下的羊汤,还有饺子,热热就能吃了。”

    靖瑶一口气将混沌吃个干净,捧着空碗,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人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你又是谁,你当真是一个十岁的孩童吗?”胥辰栩直接反问道

    靖瑶的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心虚的道:“那你觉得我是什么。”

    “侏儒。”靖瑶听到这两个字,一下子傻了。

    “他的脑子是怎么运转的,我,我,我,不过,按他的脑子来思考确实有点像。”靖瑶心想着

    胥辰栩冷笑道:“怎么被我识破了,无话可说了。”

    “侏儒是什么,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你口中的侏儒,所以白天才会那样折磨我的。”

    看着一脸天真稚嫩的脸庞,胥辰栩忽然觉得自己弄错了,又想万一是装的呢?

    胥辰栩也不解释直接坐到灶台前,拿出打火石,白色呛鼻的烟雾越来越多,让人喘不过气来,赶紧就往外跑不停的咳嗽着。

    看着不停往外冒的白烟,这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人,又冲了进去,刚跑进门就被呛的退了出来,刚睁开眼睛便看到靖瑶一脸淡定的从里面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东西捂着口鼻。

    靖瑶看看屋子,又看看胥辰栩咧嘴笑道:“您真厉害。”

    傻子都能听出来,话里的意思,胥辰栩直接别过脸去。

    温度越来越低,靖瑶冷的原地踏步,可屋子里的白烟反而没有散尽的意思,一直往出冒。

    一件宽大的斗篷披在靖瑶颤抖的肩膀上,将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谢谢。”胥辰栩听到并没有回应,直到相处几天后发现她确实是个孩子。

    尤其这几天根本就没睡个好觉,自己差点把自己折磨疯了;可总不能一直睡在一张床上啊!而自己也不能不睡觉啊!

    胥辰栩拿出文房四宝摆放在桌子上,看着还在洗碗的靖瑶道:“过来,我要出去一趟,你好好在这里给我练字,回来我可是会检查的。”

    靖瑶的头顶上飞过几只乌鸦,一脸生无可恋,看在胥辰栩的眼中却是非常的满意的;胥辰栩临走之前写了几个字,根本就没在意字的笔画。

    看着繁琐的笔画,靖瑶更是一脸懵逼状态,白色的纸张上面,到处都是一坨一坨的墨迹,完全认不出是什么。

    一张用木板拼凑出来的床,板面上打磨光滑,靠着墙稳稳当当的。铺上新的被褥,靖瑶接受到瞪眼的目光,只是笑了笑道:“我一直都在练着,你看我的手都变成猪蹄了。”

    “刚刚好,剩下晚饭了。”胥辰栩温怒道,直接躺在旧铺上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

    天还是黑的,就被拽了起来,扎马步,眼前一片漆黑,只能感觉到有人站在身后紧紧盯着自己,稍有些松懈,树枝就招呼上来,当天露出一丝亮光,原以为解脱了,却不想才是悲惨的开始。

    原本圆圆胖胖的脸庞,才过了三天就瘦了一大圈,不知道什么时辰被拉起来扎马步,练字,练拳或者对练,然后做家务,洗衣服,做饭等等。

    时间总是飞快的,步入初夏,字还是没有一点长进,马步还凑合,而且每天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如今的身体可以用皮包骨稍微有点肉。

    靖瑶觉得自己能活下来已经是侥幸了。

    一枚暗器直飞靖瑶的面门,被胥辰栩用两根手指轻松的夹住以最快的速度抓住来人,扔到靖瑶的脚下。

    “杀了他。”

    “什么。”

    直接楚掌,一掌打飞靖瑶,准备要逃时,被拦了下来,容颜冷漠,语气冰冷,又再次扔到脚下道:“杀了他,你不杀他,我就杀了你。”

    四目相对,靖瑶知道他是认真的。

    一把匕首从袖口抽出来,直逼向靖瑶的脖子,随手抓起一块大石头丢过去,被轻松的避开,一个用利器,一个用双手,两者相差悬殊太大靖瑶只有被虐的份,眨眼间身上好几处都被划了口子流着血。

    体力越来越弱,眼看就要死在匕首下,暗器穿透了对方的喉管,死在靖瑶的面前。

    还没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就被拉着胳膊拖在地上,身体与地面摩擦,瘦弱的身体被凹凸不平的地弄的生疼。

    “我说过,你不杀了他,我就杀了你。”

    直接将人扔下万丈深渊,下坠的身体,耳边风呼呼的响,崖顶上的胥辰栩渐渐的看不清了。

    幸好有根枯树枝,在加上皮包骨的身体,枯树枝能承受的起,低头向下看去,是看不见低的万丈深渊。

    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身上的力气慢慢的流失,手随时都能……,恐惧一点点蔓延到全身。

    心智早已被绝望跟恐惧占据,手已经松动,有个声音在脑海里想起。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心之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心智被一点点唤醒,就在快要脱离枯枝的手,又再次紧紧的抓住,抬头看着崖顶,一点点的往石壁跟前移动。

    抓着凸出来的石壁,只要能抓住,就往上爬,几次滑落,从天黑到天亮,日月交替好几次才爬了一半。

    又累又困又饿,要是稍微有点分神,便会粉身碎骨,天下起了小雨,雨慢慢的变大,爬起来更加的困难。

    胥辰栩站在崖顶上目视前方,大雨过后天空出现一道美丽的彩虹,已经十天了,不会有奇迹发生了就在准备离开时,看到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一点点的往上爬着。

    胥辰栩的嘴角上扬道:“看来我替你的选择是对的。”

    又等了三日,终于看清楚了,胥辰栩直接跳下去,一把救起已经奄奄一息的靖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