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正文 第十apex英雄:空手套白狼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笔直的身躯,站在树下,单薄的棉衣,双手捧着书,仔细的读着,来往的奴仆路过时都放轻脚步生怕惊着少爷。

    眨眼间,已经腊月二十三了,再过七日就是新年。

    在回程的路上叶楚凡如同没有朝气的枯树,蔫了吧唧的,再加上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来往的行人都躲避的远远的;叶楚凡根本就不在意众人的目光心中只想着好好睡一觉。

    “你们看,那不是叶楚凡吗?你看他成了什么样子了。哈哈哈哈。”嘲笑声重头定上传来,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前行。

    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个全身上下散发着酸臭,两人就这样的擦肩而过,东方旭辉止住脚步回头望去,狠狠的瞪了一眼酒楼上的那些高门子弟们。

    “住口,先生教你们的礼义廉耻都到哪里去了,他虽是乞丐,可他也是人,而你们同他站在一方天地之下,难道你们就高高在上吗?”

    “你们明明是高高在上的人,却此刻却要同这些肮脏的乞丐站在同一天地下,你们都不感觉羞愧吗?”

    东方旭辉正高声的训斥着酒楼上的那些嘲笑叶楚凡的贵公子们,这话听上去是在为如同乞丐一般的叶楚凡说话,可是细听之下,再将这话好好的品味一番。

    这哪是教训酒楼上的贵公子们,这话其实就是在骂那些臭乞丐们不应该与他们这些贵人们“活”在同一片天地上,可为是一语双关。

    那些个普通百姓们,以及还在乞讨的乞丐们,都朝着东方旭辉看过去,眼里留露出感激不尽之情。

    不知人群之中那个人喊了一声道:“这位是东方府的东方公子。”

    接下来场面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那些受了欺凌的乞丐以及百姓们都围了过来,对着东方旭辉道:“东方公子,您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没想到您如此年级轻轻的,就能说出如此的话来,将来肯定是个大人物。”

    东方旭辉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恭维的话语,还是很受用的,可慢慢的脸上的表情就变了,汗味,狐臭味,咸鱼味,什么味道都有;传入鼻腔中,不停的往后推,你推一步,那群人就近一步,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僵硬。

    一块拳头那么大的石头直接砸中东方旭辉的后脑勺,一股热流瞬间染红了白色的棉衣;一阵手忙脚乱洁白无瑕的白色棉衣上变的五颜六色的,黑色居多,并且还惨杂许多难闻的气味。

    早已在酒楼里洗嗽完毕,还美美的享受的一顿美食,刚好将全部经过看到,尤其掷的那块石头,大小,位置,轻重,都恰到好处;很是满意的望着已经消失在街道上的叶楚凡。

    叶崇走下楼时,发现巡城司衙门的衙役,已经开始搜捕嫌犯了,可要么就是那些非富即贵的公子哥们,再者就是一群平头百姓们;可伤者却是东方家公子,这让衙役们犯了难了,随便的抓了几个无辜百姓就走。

    “巡城司衙门的衙役什么时候成了东方家专属衙役了,这可真是稀奇啊!”

    离的近的一个衙役听到后,好似看嫌犯一样的看着叶崇二话不说立马给绑了,直接押回巡城司衙门。

    司首坐在高堂上,敲着惊堂木怒视叶崇道:“大胆嫌犯,见了本司首,居然不跪,来人教教他规矩。”

    来迟了的书记官是一个五询左右的老者,步履瞒珊,双眼还有些昏花,走到堂上对着司首拱手弯腰道:“见过司首,老者来迟了。”

    书记官顺便看了一眼,惊讶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急忙喊道:“慢着,不可。”

    却已经迟了,一衙棍打在了叶崇的小腿上,衙棍当场断裂,惊的众人愣在一旁。

    “老者,书记官,见过叶大人。”

    就在书记官单腿跪地时,叶崇赶紧扶起老书记官道:“我祈国重孝道,凡五询老者不论身犯何罪之人,都免期行跪之礼,叶某不才如今七八年华,您不可唤我大人,叶某早已不是什么大人了。”

    “这,这,这,我还小您几岁,今年五十四岁,明年便可退了。”

    “司首。”书记官看着已经一脸怒意的司首解释道:“司首,这位就是叶崇,叶大人,当年的运粮先锋,叶大人运的粮草全都按时到达目的地,而且还在运粮途中与叶老将军合谋阻杀敌军一万,而且还是精兵。”

    司首的怒容一点点的变成笑脸,怒狠狠的瞪着衙役们,叶崇根本不理会司首,直接跟老书记官聊了起来:“唉!叶某也想退下来,可是我家老将军不让啊!老了老了还让不让我享享清福。”

    “老将军这是爱才啊!这才把您留在身边的。”

    “您这明年就退了,不知可有合适的人选。”

    老书记官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叶崇仍是一脸笑眯眯的模样道:“您若是有举荐之人,直接举荐就是了,省的户部派些不懂事的人来,这东方家当年押送粮草时,竟将粮草送给敌军,害的我军损失惨重啊!可如今人家成了巡城司衙门的主人了。”

    司首此刻脸色苍白的不像个人样。

    ……

    ……

    叶楚凡回到房间倒床就睡,一睡就是三天三夜,如今已经腊月二十六了,迷迷糊糊,恍恍惚惚的被人解下身上缠绕的沙袋。

    “不是两个人出去,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叶崇呢?”

    声如洪钟,叶楚凡立马惊醒过来道:“崇爷爷还没有回来,不对啊!他应该比我早才对啊!”

    “赶紧去洗洗去,一身的臭味,这像什么样子,大过年的你想熏死我啊!赶紧的。”

    叶楚凡刚目送爷爷出房门,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呕”差点吐了出来,咕噜噜,咕噜噜的肚子传来叫器声。

    “对了,你娘亲想你了,你去看看她,一路上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眼珠子朝上翻去,想了想,原本是想摇头的,可一想到差点被鹰啄了眼便问道:“差点被人给发现了,而且崇爷爷害怕鹰,爷爷那地方是什么地方啊!”

    叶老爷子听着孙子东一句,西一句的,也听出了一个大概道:“先吃点东西再去看你娘亲。”

    东方夫人听到儿子被人砸破了脑袋,哭晕了好几次,来到朝辉阁看到头上带血的纱布又哭了起来,回头对着管家呵斥道:“去告诉巡城司首,要是抓不到人,这个年他就别过了。”

    “我的儿啊!还疼不疼。”

    看着泪眼婆娑的东方夫人,为司首说话道:“此事也不能全怪司首,不过,他身为巡城司首没有尽到职责错在他,理应上报朝堂才是,母亲怎能私自处理呢?”

    说的一板一眼,管家好心提醒道:“少爷,那司首是老爷的门人,去年才提拔上去的,若是被朝堂得知,老爷肯定会被训诫一番的。”

    “不,父亲不但不会训诫,反而还会受到嘉奖才是。”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少爷,管家,老爷被罚奉一年,闭门思过半年,而且,巡城司首被贬为庶民,三代内永不得录用。”

    这突来的消息,让东方夫人错愕不已,询问道:“老爷可有说发生了何事。”

    “司首不识崇大人,而且还触犯孝律。”

    “可是叶崇。”管家斩钉截铁的问道

    小厮低头默认,管家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东方旭辉看着母亲,管家的脸色很是不好看,认真的询问道:“可是因为那个叶崇,父亲受到了朝堂的责罚,他是何人,怎会有如此大的能耐。”

    东方夫人愤恨的道:“跟他一样,都是个奴才而已,不过人家是有军功的奴才,自然是比不过的。”

    “一个奴才,怎么会有军功,是那家的奴才。”

    “护国将军府,叶家叶老爷子随从。”管家低着头恭敬的道。

    屋子里一片静默,东方旭辉紧握拳头,东方大人求了几次,直到大年三十当晚,叶崇这才出了巡城司衙门,而巡城司首早已换作成营的一位军人,书记官也换成了老书记官举荐之人。

    举荐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上门女婿,而司首是素昕郡主夫君的外甥,此人性格耿直,做事一板一眼,而且颇有些手段;因得罪了一些小人在军营里无用武之地,如此才得了如此肥差。

    “你呀!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都一把年纪了,这是闹什么啊!清闲自在多好。”

    叶崇坐在热炕上,眯着眼睛,喝着叶老爷子到的酒道:“这职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恰到好处,你是没听到那东方小二的那番话呀!不过让我更开心的是楚凡那小子的那块石头,刚刚好。”

    “凡小子呢?怎么不见人呢?”

    “我放他回生母哪里,去过年了。”

    ……

    ……

    原本喜庆的大年三十夜,东方家面对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脸上却没有半点喜庆,东方旭辉举起酒杯道:“祝贺父亲新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好。”东方城举起酒杯一口饮尽。

    “父亲不必介怀,我东方家乃是贵胄之家,传制父亲这一代,任然位于高堂之上,而他叶崇只是一个奴才而已,父亲又何必将他放在心上呢?”

    “夫君,我儿说得有理。”东方夫人附和道

    “如今天下太平,又无战事,国君定会以文士为重,就算上了战场,没有文官在营想必国君也不放心。”

    “哈哈哈哈,我儿说得有理,说得有理。”东方城看着儿子很是心满意足。

    更是觉得东方旭辉如今才十一二岁,就有如此见解,日后必成大器。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恭贺夫人。”东方家的奴仆们齐喝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