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谷歌百度集合体】

    提着背包走在盛海机场大厅,所过之处,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这两个外国佬。

    从80年代开始,盛海就有许多洋面孔出现,但现在依旧能得到特别关注,或者说是一种远距离围观。

    丁明把他们带到酒店安置,然后自己前往盛海跟老同学叙旧。

    站在十多层的酒店客房里,从这儿可以远眺黄浦江,江对岸就是一片低矮建筑和各种工地。拉里趴在窗后说:“简直难以想象,我们居然要接受一个落后国家的投资。”

    “谁说不是呢,”谢尔盖笑道,“但让中国人投资,至少比华尔街的投资更能让人接受。”

    拉里说:“如果那位宋先生是个老头子,我肯定不会来中国。”

    “不能让他绝对控股,资本的力量,会让一切科技公司变得畸形。”谢尔盖道。

    “对,我们必须对公司具有绝对的控制权。”拉里说。

    这两个家伙,绝对是美国创业者当中的奇葩,他们对华尔街资本有着与生俱来的厌恶与警惕。

    拉里的爷爷是汽车工人,还是工会的小领袖,参与策划过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汽车行业大罢工,并且深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拉里的父亲是计算机工程师,本来可以参与冷战时期美国的航天计划,但他拒绝了,选择跑去搞学术研究。

    拉里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长大,骨子里弥漫着左翼血液,非常警惕资本和财团,就算后来发家了也热衷于民权运动。

    谢尔盖就更不用说,苏联政治移民,追求的是自由,受不得苏联控制,同样也受不得资本控制。他现在虽然是美国犹太人,可行为习惯上却是个俄罗斯人,喜欢烈酒和鱼子酱,思想甚至比拉里更左。

    历史上两人创建谷歌,第一笔投资只有10万美元,是从斯坦福的校友那里借来的。后来钱花光了,又到处找亲朋好友借钱,陆陆续续又借到近百万,却死活不肯接受华尔街的融资。

    直到这100万美元的资金快用完了,谷歌才被迫接受2500万美元风投。

    而到了谷歌上市的时候,这两人又不走寻常路,直接以拍卖的方式进行IPO定价,就是想削弱华尔街资本对谷歌的控制,此举被美国媒体称为“对华尔街的清洗”。

    目前全球最牛逼的互联网公司是雅虎,但雅虎的两位创始人,已经被资本逼得没多少话语权了。

    前车之鉴不远,以阿里和谢尔盖从小接受的思想教育,他们怎么可能不警惕?

    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或许比华尔街的投资者更好糊弄吧!

    ……

    学校,宿舍。

    周正宇一拳砸在丁明胸膛,笑道:“可以啊,丁胖子,当老板发财了!”

    “呵呵,我就是个打工仔。”丁明捂着胸口憨笑。

    彭胜利说:“这次回学校多待几天,晚上我请客。”

    丁明笑道:“一年多不见,彭哥变大方了。”

    聂军也已经买了电脑,正抱着键盘码字写,他回头道:“老彭现在是有钱人,身家好几万,大款!”

    “恭喜,恭喜,”丁明抱拳祝贺,又问,“李耀林和王波呢?”

    彭胜利变得越来越自信了,话也比以前更多,解释道:“都实习去了。李耀林在油田实习,听说领导特别器重,毕竟是名校大学生嘛。王波在团市委实习,前两天还协助策划了一个公益活动,有时候星期天会回学校看看。”

    宋维扬躺床上看书说:“丁明,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办证的,过几个月把毕业证拿回去给你爸看看。”

    “可以啊,我一直头疼呢。”丁明高兴道。

    晚上,宿舍兄弟们一起去聚餐,还各自叫来了女朋友。

    喝得七荤八素,宋维扬把丁明叫到天台上说:“我想把搜索引擎与搜狐网分开,单独成立一家新的网站。”

    丁明也学会抽烟了,吞云吐雾道:“具体怎么操作?”

    宋维扬说:“搜狐的搜索引擎团队,集体并入新的公司,我再投资一笔进去。搜狐网在新的搜索引擎公司的占股不得超过5%,你来当新公司的负责人,然后把搜狐网交给张朝扬单独管理。”

    “老张肯定愿意,他不看好搜索引擎项目。”丁明说。

    宋维扬问:“他在美国谈融资还顺利吧?”

    “比较顺利,”丁明道,“华尔街那边对搜狐网的访问量很满意,估计下个月就会派人到中国实地考察。速度快的话,到夏天就能获得华尔街的注资。对了,说起美国,你是要单独投资,还是以搜狐网的名义注资?”

    宋维扬说:“我会以金牛资本的名义,在海外设立一家离岸公司,再用这家离岸公司在美国投资搜索引擎公司。你如果愿意,我也可以借给你5万美元,以个人名义投进去。”

    “算了吧,贪多嚼不烂,我还是老老实实把中国这边的搜索引擎项目做好。”丁明摇头道。

    宋维扬问:“知道搜索引擎怎么赚钱吗?”

    丁明说:“跟其他网站寻求合作,特别是门户网站,向他们提供搜索服务。”

    “这样是赚不到钱的,放在美国也赚不到钱。”宋维扬说。

    “那该怎么赚钱?”丁明问。

    “当然是卖广告。”宋维扬道。

    丁明说:“搜索引擎怎么卖广告啊?”

    宋维扬笑道:“比如网民搜索‘雨伞’,那就把出了钱的雨伞厂商排前面,这样不就能收到广告费了吗?”

    丁明惊道:“这也行?肯定扰乱用户搜索的结果啊。”

    “所以要控制,弄一个公式出来,别搞成谁给的广告费多就让谁排前面,”宋维扬说,“现在中国有官网的厂商还很少,骗子几乎没有,所以随便搞广告搜索排名都可以,而且广告费也赚不到几个。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多,这样就必须筛选了。特别是医疗和保健品相关的,千万要慎重,骗子给再多钱也不能推送,迟早要出大问题的。”

    丁明点头道:“那就是搞广告搜索排名,这两年赚不到什么钱,再过几年等中国互联网繁荣起来,我们的广告费就能赚到手软。”

    “就是这样的,你让人好好搞一个广告搜索排名的算法公式。”宋维扬说。

    搜索引擎卖广告很正常,谷歌和百度都是靠卖广告挺过互联网泡沫的,只是各自的选择不同而已。

    影响搜索引擎广告费的因素有四种,即广告覆盖率、平均页面广告数、广告点击率、广告点击产生的有效费用。

    百度从最容易的两个因素下手,即广告覆盖率和平均每页广告数,这就导致百度的搜索结果到处是广告。

    而谷歌则从更难的广告点击率和广告点击产生的有效费用下手,通过合理的计算公式,进行可持续发展的搜索引擎推送。

    同时,百度搞竞价排名,谁给的钱多就推谁,即便是骗子也推。而谷歌则多了一套筛选和计算机制,把大多数的骗子和不良厂商挡在外边。

    事实上,百度也有这种计算公式,只不过没有严格遵守而已,他们已经被金钱给迷花眼。

    而且这套公式也不是万能的,谷歌也有时候会推送一些不良产品,只不过出现的频率远远低于百度而已。

    百度当然有比谷歌做得更好的地方,那就是屏蔽不良信息。

    曾经有一个时期,中国网民输入关键词“儿子”,百度和谷歌都会智能出现“儿子与妈妈XXX”等一大堆色情乱轮关键词。搜索“女儿”、“嫂子”、“妈妈”等关键词的时候,同样也是如此,简直不堪入目。

    好些上了年纪的网民,本来打算用搜索引擎,搜一下儿子女儿的学习相关内容。结果刚打出前两个字,搜索框里就是一堆色情智能提示,气得这些家长们各种举报。

    百度收到反馈,很快进行了屏蔽整改。

    而谷歌则我行我素,打死不做调整,被逼得离开中国市场也不冤。

    宋维扬想在中国做的搜索引擎,属于百度与谷歌的集合体,选取两者的优点于一身。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