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老爸要搞房地产?】

    宋维扬这次回来没见到陈桃,她此时在山城。

    前不久,郭光昌砸钱并购药厂,其中就有一家是山城的药厂。也非完全收购,山城的“药友制药”改制,厂领导和职工都分到一些股份,而属于政府的股份则被郭光昌收购了。

    复星集团主要做西药产品,但从去年开始也涉足中成药市场。

    陈桃作为金牛会的总联络人,跟各个会员都关系很好。听说郭光昌开始做中成药了,立即主动联系,想把她老家的药材基地变成复星公司的供货商。

    这单买卖要是谈成,陈桃就是老家的女霸王,方圆几个镇都是她说了算。

    “药材样品检验合格,已经达成初步合作意向,”陈桃在电话里说,“山城药友公司打算春节之后实地考察,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准备把喜丰的药材基地剥离出来,成立自负盈亏的子公司,你觉得怎么样?”

    “早该这样做了。”宋维扬说。

    药材基地的初衷,是为非常可乐提供几味中药材,由于重视力度不够,一直都没法打入传统中药市场,规模也难以扩大,现在正是个发展契机。

    陈桃说:“我老家那边到处是山,非常适合药材种植。我是这样想的,以后子公司不再插手药材基地的管理,而是使用咱们水果基地那一套。多联系几个镇政府,引导农民种植药材,我们的公司负责收购和销售即可。”

    “你拿出方案来,跟杨信他们讨论。”宋维扬道。

    陈桃笑道:“让我弟弟做药材公司的总经理,这不算以权谋私吧?”

    宋维扬说:“他有能力就做,没能力再撸下来。”

    “你既然同意,那我就放心了,”陈桃笑嘻嘻说,“我大年初二回容平,你别急着走啊,陪我玩几天。”

    “嗯,我等你,新年快乐。”宋维扬道。

    陈桃说:“亲一个,木啊!”

    宋维扬只好带着笑意,对准手机嘬动嘴唇:“木啊!”

    “收到你的吻了,亲爱的,大年初二再见!先挂了。”陈桃笑道。

    洪伟国开着车全程无反应,大老板嘛,有小情人很正常,他一个保镖才不会多问。

    宋维扬说:“老贺,给你放一个星期假,过年回家好好陪家人。机票我报销,别想着省钱。”

    洪伟国道:“不用放假,在部队里早习惯了。而且跟着老板你,我天天都等于放假,好吃好喝的挺不错。过年期间最不能疏忽大意,这是恶性治安事件的高发期,许多赌钱输光了的,就想着搞偏门铤而走险。”

    “你想得更周到,那把假期给你挪到年后去。”宋维扬笑道。

    回到家中,嫂子蔡芳华已经把饭做好,但母亲和大哥都不在家。今天上午,市政府和工商联都在搞团拜会,母亲作为政协委员、大哥作为工商联副主席必须参加。

    宋述民拿出一瓶“红花仙”,笑着说:“今天中午就我们几个,先过个早年。小洪也喝两杯,你跟其志是老战友,不要客气,就跟回自己家一样。今天没有雇佣关系,只有朋友关系。”

    宋维扬也拉着洪伟国说:“对对对,今天你是我洪哥,喝酒要喝高兴。”

    洪伟国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坐上桌,举杯道:“喝酒误事,我只喝一杯,祝大家春节快乐,身体健康,财源广进。”

    “好,干了!”宋述民笑道。

    半下午,宋其志终于回家了,是被人扶回来的,他在工商联的餐会上被灌翻了。

    可把房门一关,宋其志立马清醒:“妈卖批,老子就是卖酒的,还想灌醉我,做梦!”

    醉是没醉,可舌头大了,而且有些迷糊,拉着洪伟国各种叙旧,尽聊些以前当兵时候的话题。

    宋述民把宋维扬叫到书房:“扬扬,你说做房地产有没有搞头?”

    “你不是要做建材吗?怎么又想着搞房地产了?”宋维扬笑道。

    宋述民翻出十几张报纸:“这些都是去年的报纸,我又重新整理了一下。你看这是去年开春时候的报道,国计委和财政部取消建筑行业的48项不合理收费。这是去年4月底的报道,央行以特急件的方式将《个人住房担保贷款管理试行办法》发给各大银行,贷款期限最长可达20年,最高可达房价的70%。这是去年7月份的报道,原先6%的契税、3%的典契税和6%的赋予契税,合并为3%-5%的契税……这些新闻都指向了一点,中央准备做热房地产,而且以民用房产为主。”

    宋维扬点头道:“确实是这样。”

    宋述民又说:“我还仔细翻阅了这几年的财政新闻,中央那位老总的特点是雷厉风行。他已经放了一整年的信号,今年肯定有大动作。如果我猜得没错,多半会在全国开放住房贷款担保,或者是直接取消福利分房制度,或者干脆两个措施一起搞!”

    宋维扬有些傻眼的看着自己的老爹,他被惊到了,中央确实会出台这两个政策。

    宋述民的表情比较纠结:“我能猜到中央的政策,但猜不到市场的变化。毕竟全国经济不景气,老百姓日子难过,他们真愿意拿出积蓄,而且背一屁股债贷款买房吗?”

    “会的,但暂时只限于大城市,在容平这种小地方搞房地产肯定没戏。”宋维扬说。

    “那就是可以搞了?”宋述民还是拿不准。

    宋维扬道:“你资金够吗?其实吧,老老实实做建材最稳妥。现在建材行业一片哀鸿,一家接一家工厂倒闭,趁机廉价拿下几家钢筋厂、水泥厂什么的,再等几个月基建大发展,就能全负荷开工了。”

    “做建材哪有房地产赚钱啊?”宋述民道,“资金不够就找银行贷款。”

    宋维扬说:“放在几年前可行,但最近两三年,中央一直在清理银行坏账,银行对房地产公司的贷款非常谨慎。去年京城的御苑花园就搞砸了,11个亿的债务缺口被查出来,搞成了中国最大的房地产破产案。”

    宋述民摆手说:“中央既然要做热房地产,那肯定放宽银行贷款政策,顶多比以前更规范而已。你对盛海比较熟悉,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宋维扬当然知道房地产赚钱,但里面牵扯太多,政治风险太大,他不想老爹去掺和。

    既然老爹问了,宋维扬就如实说道:“想在盛海做房地产,最好的选择是浦东。盛海郊区有很多小企业,以前是全国出口主力军之一,现在开始大范围破产倒闭。你可以买下几家厂子,顺便把周边地皮也买下来,打着投资建厂的幌子,盛海那边的银行多半愿意贷款。但在浦东修房子,可能最近几年内都不好卖。至于近郊区域,估计是不好拿地的,得跟地方政府搞好关系才行。”

    “那特区呢?”宋述民问。

    宋维扬说:“特区的房地产已经被炒死了,未来几年内,只会跌不会涨。”

    宋述民眼睛扫到一份去年的报纸,头版头条赫然是山城直辖的新闻,笑道:“那我就去山城试试,先搞个小楼盘,顺便收购几家建材厂。就算楼盘亏本了,建材厂也肯定能赚,直辖市要搞大开发嘛。”

    宋维扬无话可说,他老爹这是要奔着“黑心”房地产商的路子走啊。

    事实上,就在半个月前,朱老总特意把王石头宣召进京,询问王石头对房地产市场走势的看法。

    但政府鼓励扶持是一回事,让老百姓乖乖掏钱买房又是一回事。潘石屹在京城有个楼盘,直至1998年11月初都卖不出去,气得合伙人直接吵架跑了——直到11月20日,潘石屹的盘子突然热卖,销量最高的一天卖了17套,高端盘,平均每套要170多万。

    房地产真正的春天,是从1999年开始的。

    。m.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