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会师京城】

    身为文化官员、诗人、作家、画家、书法家和摄影师的许得民,其实专业跟文艺不沾边@他中专学的是财会,在国营厂做过会计,在复旦读的是经济学,在复旦做老师教的还是经济@

    他的人生,似乎有点跑偏了@

    两人从科幻聊到文学,又从文学聊到中国的经济形势@

    反正又不在政府从事经济发展工作,许得民聊得很随意,他说:“中央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路线,现在处于一个很关键且尴尬的时期@这种关键和尴尬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理论问题,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还能否适应市场经济;二是现实问题,国企到底应该怎么改革!这两个问题,涉及到中国的国家体制,搞清楚了,万事大吉,搞不清楚,举步维艰@”

    宋维扬笑着说:“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核心,无非是劳动价值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商品,红包接龙群,仍然有使用价值和价值两个因素,这两个因素仍然是有劳动二重性决定的,价值仍然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劳动,价值量仍然是凝结在商品中的劳动量……所以我认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完全适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许得民说:“问题是,现在的中国和世界形势,跟马克思那个时候很不一样@价值不止是由劳动这一个生产要素创造的,而是由所有的生产要素共同创造的@除了人的一般劳动以外,还有土地、资本这些要素@特别是资本,这两年展现出太大的威力,资本价值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劳动价值@”

    “确实如此@”宋维扬道@

    许得民说:“于是我就琢磨着给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做一个补充,即商品的价值是由全部社会劳动创造的,不仅是活劳动,还有死劳动、物化劳动和过去劳动,这些都是价值的生产要素@”

    宋维扬笑道:“学长,你这话可不能乱讲,放以前是要被打成‘理论走资派’的@”

    许得民虽然只补充了那么一句话,却全盘推翻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变成了萨伊的要素价值论@这两派属于死敌,已经对立了100多年,认可要素价值论,就等于动摇了我党的正确性@

    许得民摊手道:“所以这是个死循环啊,要想合理解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必须引入要素价值论,引入了要素价值论,就把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推翻了@这个理论问题必须解决,红包接龙群,当下也有很多经济学家在讨论,但说来说去都没有找到合理解释@幸好我是管文化的,用不着我来着急@”

    “哪有那么麻烦?”宋维扬笑道,“土地属于全民共有,是全体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之下,一拳一脚打下来的江山,所以土地本身就是人们劳动价值的载体@至于资本,那也是劳动所得,完全可以归为一般劳动成果@这不就符合劳动价值论了吗?”

    “你这是歪理,经不起推敲@”许得民说@

    宋维扬道:“能解释就可以了,而且不一定是歪理@”

    许得民道:“也只能这样了@”

    宋维扬说:“其实问题的关键点在于,《资本论》主要剖析的是传统市场经济,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该如何反映并解释现代市场经济@我觉得吧,应该从《德意志意识形态》、《剩余价值理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和《资本论》这些马克思论著当中,发掘整理相关论述,并结合现在的经济形势进行丰富和发展@社会事物是在不断变化的,只有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才能指导我们解决前进中所遇到的新问题@”

    “哈哈哈,”许得民笑道,“你毕业以后,应该调去政府部门做理论研究@”

    “还是算了吧,牛牛群,我就一个看了点《资本论》的半吊子,吹牛可以,做研究不行@”宋维扬摇头说@

    许得民问:“教你经济学的老师是谁?”

    宋维扬说:“我读的专业是社会学@”

    许得民愣了愣,哑然失笑:“你这个学弟啊,肚子里的墨水还真多,什么都能聊得头头是道@你是企业家,那我再问你,中国的企业应该怎么发展?”

    宋维扬说:“中国企业的发展,面临两个基本问题@第一,中国企业发展是在体制变革中进行的,而且还将继续在体制变革中发展@这个体制,可以理解为国家经济体制,也可以理解为产业规章制度@这是中国企业发展的大前提,国企发展不容我置喙,就说私企吧,一要紧盯改革形势,二要协力构建产业规制,把这两个方面搞好了,才能跟外资企业硬碰硬@第二,中国企业必须在世界产业体系中年找准自己的位置,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发展壮大@如今世界经济一体化,关起门来发展是不行的,我们一方面要抵抗外资入侵,一方面也要想着主动杀出去@”

    “这个概括得好,高屋建瓴!”许得民再次提高了对宋维扬的评价,主动留下电话号码,“这是我单位上的电话,以后多多交流@”

    宋维扬笑着收起电话号码:“我就随口乱说而已,当不得真@”

    “你不用谦虚,”许得民道,“就你刚才对中国企业发展的论述,完全可以展开来,写成一片论文,投到社科杂志去发表@如果写得精彩,说不定还能上内参@”

    “考虑一下吧@”宋维扬说@

    许得民不是什么大官儿,他整日跟艺术家打交道,从一开始就被边缘化了@聊这么多也就结个善缘而已,对喜丰男司的发展并没有实质性帮助,或许有一日能够通过他认识其他领导@

    两人都是会聊日的,在飞机上一通神侃,把隔壁座位的乘客听得满脸懵逼——聊深了听不懂啊!

    许得民好像是要去京城参加一个文艺工作讨论会,下飞机后,宋维扬跟他挥手作别,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宾馆@

    宾馆是喜丰的京城销售男司提前订好的,宋维扬在房间里看到了半日书,到晚上的时候,大哥宋其志终于带人来了@

    “央视标王真那么有用?”宋其志一见面就问@

    宋维扬笑道:“当然有用@”

    宋其志说:“那不得2500万以上吧@”

    “少于3000万想都别想@”宋维扬道@

    “只是黄金时间段的广告而已,太多了!”宋其志咋舌道@

    嘉丰酒业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在宋述民手中,产品已经渐渐走出西康,在邻近省份也卖得不错,微信群二维码,1992年达到年销售1.6亿元的最高峰@

    但到了钟大华手里,嘉丰酒业的快速扩张戛然而止,省外市场几乎全部丢失,省内市场份额也急剧下滑@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1994年元旦,政府突然对酒类征收消费税@粮食类白酒的消费税率高达25%,这等于直接吃掉销售额的四分之一,酒厂利润锐减,这也是嘉丰酒业连月亏损的重要原因,并非全是钟大华搞出来的@

    宋其志说:“为了甩掉不良资产,买断国企工人工龄,再加上钟大华留下来的烂摊子,嘉丰酒业现在负债4000多万!《焦点访谈》虽然把钟大华搞下去了,但也把嘉丰的牌子搞臭了,产品越来越不好卖@我专门去监狱找咱爸出主意,但收效甚微,情况比几年前都不如@现在又拿几千万来拍标王,万一效果不好,酒厂就直接黄了!”

    宋维扬笑道:“央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搞一个标王出来?”

    “卖广告费呗@”宋其志说@

    “这是第一届央视标王,如果拿到标王的厂子倒了,你觉得其他企业会怎么想?”宋维扬问@

    “标王不行……嗨,微信红包群,我知道了,”宋其志猛拍大腿,“央视为了竖起标王的牌子,方便以后赚更多广告费,他们肯定会大力帮忙宣传,不仅仅是黄金时间段的几秒钟而已!”

    宋维扬说:“商标改得怎么样?”

    “别提了,”宋其志大摇其头,“嘉丰酒就算牌子臭了,但好歹还有很多老顾客@你让我换一个新商标,经销商和消费者根本不认,新产品积压在仓库里卖不出去啊!”

    宋维扬笑道:“那正好借央视标王的东风卖新酒@”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