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时时彩群计划 四季铃的承诺

    致命的偷袭,他毫无防备,顿时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胸口的血液涓涓的流出。

    沾满了他的衣襟,侧脸。星辰一样的地面上,霎时溢出了一滩血泊

    狄仁杰迷糊中听见了脚步声,哒,哒,哒的朝他走过来。一双黑色的靴子定定的

    停在了他的眼前。他已经无力抬头去看那人的容颜,当时心间只觉万分悲凉。黑色的靴子停了数秒后,哒,哒,哒的朝耀眼的白光处走去。四周只有一片死寂。

    等等?难道他曾死去过?狄仁杰定了定神,但脑海里无论如何,再也回想不起什么其他的东西。胸口旧伤处的疼痛也平息下来。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当时背后刺伤他的那人是谁?为何那一刻,他的内心是极大的悲凉和愤怒?那耀眼的白光里又是什么?越来越多的疑问,在狄仁杰的脑袋里炸开。那个人为什么要害他,如果被他知道是谁,他绝对不会放过那小人!

    狄仁杰头疼之余,目光瞟到了玲珑塔的图纸。上面长安的图案,让他觉得极其刺眼。狄仁杰恍惚间觉得,似乎他早已身不由己的被安排在一切当中。而明世隐!这个装神弄鬼的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狄仁杰冷眼蹙了蹙眉,他要去找明世隐,问个清楚!他想到这里,不愿在房中多呆一刻。也不管天色已晚,猛地拉开房门就急匆匆的去找明世隐。

    妲己小狐狸正盘在树杈上,一直偷偷瞄着狄仁杰的木屋,一见他开门,两眼都放光了!她赶紧爬起来,飞快的踩着枝桠走向前沿,结果就看见狄仁杰骑着白鹤不知跑哪去了。

    妲己失落的垂下头,叹了口气,继续默默地窝在枝头。她化成人形坐在枝头,银色的短发齐耳,杏眼清润动人。一袭鹅黄色的长衫,明媚温软,比绽放的梨蕊多了些柔和少了分清冷。

    妲己白皙修长的手指摸向腰间,伸手从腰间处摸出了一对铜铃。两颗木色的铜铃紧紧相依,风一吹发出叮铃叮铃的声响,清脆悦耳。

    “爹说过,心情不好,摸摸铜铃心情就会好了。”妲己伸手摸了摸铜铃,就听见铜铃似在回应一般,微微颤动。

    “只可惜啊,这四季铃如今只剩两颗了。”妲己一脸心痛的眨了眨眼。她这个铃铛名曰四季铃,共有四颗。分别是春铃,夏铃,秋铃,冬铃。四铃相合,则可以随意交替人间四季,寓意留住世间所有美好。

    而她现在手上剩得两个,是秋铃和冬铃。她的春,夏哪里去了?莫不是弄丢了?但她随即疯狂的摇了摇头,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不可能会弄丢?!除非...是送人了!不过送给谁了呢?

    “闷瓜,这个四季铃给你!”

    “好。”

    “以后啊~我的春夏是你,你的秋冬是我!”

    “你笑什么啊?我很认真的,哼!”

    “小狐狸,我们永不分离可好?”

    “那不行~听说结发夫妻才会永不分离!”

    “我娶你,以此铃为信。”

    “当真?”

    “嗯。”

    妲己眨了眨眼,叹了口气,默默地将铜铃握在掌间。脑海里莫名响起的声音,让她心间惆怅。她一转身,化作一只狐狸,盘在树枝上,呆呆地望向狄仁杰的房间。

    明府,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地面上,白晃晃的。

    明世隐躺在床榻上睡觉。

    浅黄色金丝绣花的薄毯盖在他的身上,隐隐露出他雪白色的中衣。他银色的长发散乱在枕头上,紧闭的眼眸,面容十分安详。

    他平素穿的衣裳挂在床侧的屏风上,唯有一件红色的披风,叠放在床头,披风上放着一个白底黑红纹的鬼面,极其诡异。

    屋内的木桌上,铜制的小香炉燃气异香袅袅,犹如幻境一般。

    明世隐睡梦中侧了侧身,听到屋内有轻微的响动,他双眼一睁,竟看见床头站有一个黑色的人影。

    窗外清冷的月光,照在了来人的脸上。看清了来人后,明世隐脸上惊慌的神色褪去,嘴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意。

    “狄大人?”明世隐眼含笑意。他慵懒的起身,银色的长发垂在身前。左手手肘撑着床榻,右手将薄毯掀开。

    月色照在白色的底衣上,他白净的面容,多了几分魅惑。他就这样似笑非笑的盯住狄仁杰瞧了好一会。

    “这大晚上的,狄大人跑我这来,莫不是找我借床铺睡?”明世隐故意调侃了句,还顺带用手拍了拍他的床铺,摆出一副并不介意的神色。

    “呵,你的茶有毒。床铺上怕有刀子!”狄仁杰看明世隐穿着睡衣,要起不起的样子,气得负手背过身去。

    “明世隐,我有话问你。”他此时已没有耐心和明世隐兜圈子了。

    “我又凭什么要回答呢?”明世隐细长的眼眸,目光流转,他坐起身,将床头的红色披风盖在身上。这看来是他讲和的好机会。

    “不过狄大人若是愿意与我讲和,我倒也愿意知无不言。”明世隐嘴角勾笑。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狄仁杰冷着眼,转过身来。他定定的盯向明世隐,似想把这迷一般的人物看透。所谓讲和,明世隐大概是不想要他再追究下毒之事,以后各自进水不犯河水。于他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三个问题,我如实相告,就当是我的诚意好了~”明世隐捋了下袖子,云淡风轻的应道。这大半夜的,他猜不到狄仁杰有什么想问的。

    三个?狄仁杰想问的话挺多,明世隐的回应让他有些犯难。他想了想,先选几个最重要且最让他疑惑的好了。

    “此次的破云之战是第一次吗?”

    “不是。”

    不是?狄仁杰深吸一口气,难道真如他推测,在其他地方这样的战争早就发生过?长安决不是开始。有一个更大胆的猜测在他心里产生,也许这样的争端他不是第一参加了。

    “安琪拉火烧锦衣卫,是你出的主意吗?”

    狄仁杰犹豫了良久后,定定地看向明世隐问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