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764橘子平台 嘉俊受伤

    曲维扬在县里住了快一个月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巧莲当然得做点儿好吃的犒劳犒劳。

    于是巧莲跟玉淑俩人在厨房里忙活,曲维扬就把儿子叫到跟前儿来,仔细问了问这些日子家里的情况。

    一听说嘉俊跟车出门十来天了还没回来,曲维扬这心里可就咯噔一下子。

    如今外头乱着呢,什么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前两天县里的一伙人跑到泉阳去,跟三铁一处的人打起来了,死伤了不少。

    还借机撬开了三三零六驻地的仓库,弄走了不少枪支和子弹。

    “不行,明天我得去车队问问,这是去哪儿了十来天还没回来?”曲维扬有点儿着急。

    “爸,你可别当着我妈说这些啊,我妈这几天已经够闹心了,天天念叨。

    要是你再说,她就更沉不住气了。”

    正好写完作业的佳莹过来了,听见老爸的话,赶紧叮嘱一句。

    曲维扬一听闺女这话,当即叹口气,点点头,“行,我不说。”

    他不在家,嘉俊不在家,可想而知巧莲在家过得是什么日子,怕是得成天提心吊胆睡不着。

    曲维扬心疼媳妇,自然是不敢在媳妇面前提起这些,只能尽力宽慰。

    说话间,晚饭做好了,大家伙刚坐下来预备吃饭呢,外头一阵急促脚步声。

    “二姨,二姨夫,快来,嘉俊受伤了。”

    屋里的人一听,都愣了,曲维扬心道不好,怕什么就来什么,赶忙站起来就往外冲。

    到了院子里一看,是风华还有一个小伙子,扶着嘉俊呢。

    嘉俊头上包了纱布,大衣又脏又破,有几个大口子,青灰色的大衣上头有不少暗色的印记,应该是血迹干了。

    曲维扬心头一跳,吓得手都有点儿哆嗦了,“这,这是咋了?”

    嘉俊一看老爸在家,当即暗道一声不好,咋就赶的这么巧?

    老爸不是在县里住着么?今天咋回家了?

    “爸,没啥事儿,就是道儿上遇到抢劫的了。

    那伙人不少,我们动起手来,我们伤了不少人,好歹没让他们把东西给抢走了。

    没事儿,我这就是皮外伤,养几天就能好。”

    当着老爸的面儿,嘉俊哪里敢多说?只能尽量往轻里说啊。

    这时候巧莲也跟出来了,一看嘉俊那狼狈的样子,吓的也是手脚发软,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嘉俊面前,“这,这是咋了?”

    这两天她就心神不宁的,一直惦记着嘉俊,生怕这孩子在外面出什么事。

    结果还真就是怕啥来啥,看看,这熊孩子一身伤的回来了吧?

    “赶紧进屋,我看看你的伤。”瞧见儿子这一身,巧莲简直心疼死了,可是又不能哭。

    她得赶紧检查一下,孩子到底伤的怎么样了。

    于是勉强控制着不让眼泪往下掉,上前扶着嘉俊往屋里走。

    嘉俊一看老妈那伤心难过的样子,赶忙表示他的伤不重,而且已经在医院处理过了。

    “妈,我真的没事儿,你儿子身手好着呢,这都是些皮外伤,几天就能好。

    妈,你可别哭啊,我真的啥事都没有。”

    嘉俊心里有些忐忑,老妈一句话不吭,也不骂他,这个太可怕了。

    他是宁可老妈骂人,也比这样强。

    巧莲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扶着嘉俊往屋里走。

    玉淑这时候也从屋里出来了,一脸惨白的看着嘉俊,泪水就在眼睛里打转转,可不敢掉下来。

    嘉俊和玉淑俩人走了个迎面,玉淑张嘴,想要问一下怎么回事,可还没等说话呢,眼泪就掉下来了。

    嘉俊一看这样,赶忙摇头,“没事儿,我真的没事儿,可别哭,闹得我还怪不得劲儿的。”

    玉淑见嘉俊一个劲儿朝她摇头,也明白嘉俊的意思,于是伸手抹去眼泪,上前来扶着嘉俊。

    “妈,我帮你扶他进屋。”

    这一抓正好抓在了大衣破的口子上,那好像是让刀或者斧子砍的。

    玉淑心里一哆嗦,这是遇上什么人了?

    娘两个扶着嘉俊进屋,这时嘉康他们也都从里屋出来要往外走呢。

    一看嘉俊这模样,嘉康嘉和俩人顿时火冒三丈。“这,这是什么人干的?”

    “先别问了,让老二进屋坐下来,你妈先给检查检查再说吧。”曲维扬摆摆手,不让嘉康他们追问下去。

    眼下人已经回来了,怎么受伤的可以等会儿再问,最要紧的是看看嘉俊都伤到哪里了,伤的轻重。

    巧莲扶着嘉俊到炕上坐下来,让嘉俊把外头的衣裳都脱了,果然看见嘉俊上身包着纱布呢。

    仔细检查了一下,有三四道伤口,其中一处比较重,缝了几针。

    其余的都不用缝针,只是伤口抹了药包扎起来了。

    身上的伤应该是被利刃砍伤,脑袋上这一下是碰着了,总体来看,伤势不重,养一阵子就能好。

    “说吧,这是咋回事儿?你小子干啥去了,遇上劫道的了?”

    巧莲给儿子检查一番,心里就松快许多,都是些皮外伤没啥大事儿。

    男孩子岁数小恢复力强,十天八天的就啥事儿也没了。

    “二姨,还是我来说吧。

    这一次我大哥和嘉俊他们出门去运货物回来,车上装了一批细粮和油盐等物资,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伙人拦路抢劫。

    对方人不少,车队连司机带跟车的一共也就二十来个人。”

    “两下打起来了,咱车队不少人都受了伤。

    要不是嘉俊够厉害,一个人打了对方十几个,愣是把对方打退了,这一次咱车队可就损失惨重了。

    我们领导说了,嘉俊是咱车队的英雄,所有受伤的人都是功臣。

    我大哥这回也受伤了,有点儿重,在医院住院呢。

    嘉俊伤的轻,领导就让我把他送回来了,让他在家好好养伤。”

    风华一五一十的就把经过都说了一遍,尤其是嘉俊一个人打对方十几个的情形,就好像他亲眼看见了一样。

    曲维扬两口子听着风华的话,忍不住各自叹气,他们怕的就是这样。

    如今外头这个乱劲儿,拉着那么多紧缺物资,可不是招风怎么?

    “那现在那伙人怎么处理的?”其实问也白扯,现在县里也乱七八糟,谁还管这些事儿啊?

    “已经报案了,不过县大队那边也就是留了个笔录,其余的没说。”风华叹口气。

    如今这时候,啥事儿都没人管。

    “二姨,二姨夫,我得赶紧回家跟我妈说一声,我哥让人打断了胳膊,在医院住着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