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748橘子平台 老太太不见了

    今年过年早,年后时间长一些。

    嘉康佳媛要公历二月二十号前后才走呢,也就是说年后能在家待差不多一个月。

    这一个来月的时间自然不能都浪费,佳媛不想去卫生院实习了。

    于是就在家里,领着玉淑佳莹泡了苞米碴子,到磨房推出煎饼沫子来,三个女孩在家里支起鏊子烙煎饼。

    这大煎饼可以说是当地很多人的口粮了,好多人都是在冬天或者刚开春的时候,烙上好多的煎饼存起来。

    然后开春农忙的时节家里就不怎么做饭了,到时候掸几张煎饼,卷点儿大葱大酱之类,就能对付着吃饱。

    当然,曲家两口子如今都是领工资吃供应的人。

    开春不用跟着下地挣工分,也就剩下自家的自留地和小片荒,倒是不算太忙活人。

    春耕不忙,可不表示曲家不需要烙煎饼。

    嘉俊玉淑嘉和三个孩子如今在县城里念初中呢,中午肯定不能回来吃饭,所以中午就得带饭。

    没有什么比带煎饼更方便的,一般时候,孩子们都是带着煎饼去学校吃。

    当然,煎饼里肯定卷上很多肉、蛋等吃的,绝不是简单的煎饼。

    而嘉康佳媛每次回学校,也是要背不少煎饼回去。

    这俩孩子都过日子特别节省,别看学校一个月发二十块钱的补贴,可这俩人也舍不得全都拿去吃了。

    从家里背一摞煎饼,再带点儿肉酱鸡蛋酱咸菜之类的东西,回去就着煎饼就能吃半个月。

    能省还是要省的,虽然家里不管他们要钱,那他们也不能大手大脚的乱花。

    孩子们开学都得带饭,而曲家年前忙着,巧莲根本没时间烙煎饼。

    缸里的煎饼只剩下薄薄一叠,估计吃不上几天了,所以佳媛也没跟巧莲说,直接就泡了苞米碴子推磨回家烙煎饼。

    等巧莲下班回家,还没等走进大门口呢,就闻到了一股子甜香混着糊香的味道。

    “你们这是在家烙煎饼啊?哎呀,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

    早知道我请一天假,在家里跟你们一起忙活啊。”

    巧莲进门,就见到三个闺女在厨房里忙了个热火朝天。

    佳媛在鏊子跟前儿摊煎饼,佳莹帮着烧火,玉淑则是在一张一张的将凉透的煎饼揭开重新摞好。

    三个孩子做事都很规矩,一点儿也不乱。

    “我正好昨晚上值班,今天本来是可以休息的,还以为家里没啥事儿,正好赶上有个手术,我就没回来。”

    巧莲昨晚在医院值班没回家,所以根本不知道佳媛泡上苞米碴子要烙煎饼。

    “佳媛啊,你累不累?等一下,妈妈洗了手过来替你一把。”

    这烙煎饼可不是啥好活,站在鏊子跟前儿烤的慌呢。

    幸亏这是大冬天,热一点儿不算什么,这要是赶在夏天烙煎饼,那才遭罪呢,能热死人。

    “妈,不用了,我这也是刚把玉淑替下去。

    我和玉淑俩人换班烙煎饼,佳莹帮我们烧火。”

    佳媛一见妈妈回来就笑了,一边用刮板在鏊子上来回刮,一边跟巧莲说话。

    佳媛说话,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等刮板将煎饼沫子全数刮匀烙熟,就用刮板在煎饼边缘使劲粘了一下,煎饼的边缘就跟鏊子分离了。

    然后用手揭下来煎饼,放在那边的面板上。

    接着再舀一勺煎饼沫子,摊在鏊子上头。

    佳媛从小就帮着巧莲干活,这摊煎饼从十几岁开始学,手艺自然是不在话下。

    巧莲一看,的确没她发挥的余地,于是赶紧摘菜做饭去了。

    佳媛泡了不少苞米碴子,推出来好几桶的煎饼沫子,一天自然是烙不完。

    于是第二天巧莲串休,留在家里帮孩子们把剩下的煎饼都烙出来,正好开春就省心了,不用再忙活着摊煎饼。

    娘四个正在家里摊着煎饼呢,忽然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听见有人敞开了大门进来。

    “二姑,二姑,我奶不见了。”是万福急切的声音。

    巧莲正在鏊子边上烙煎饼呢,一听外头喊,老太太不见了,当时一个慌神儿。

    手下用力狠了些,这张煎饼就让她给刮破了。

    佳媛一看这样,赶紧上前来接过去巧莲手里的刮板。

    “妈,你快去看看吧,喊上我大哥,快去找找。”

    巧莲这时候也顾不上解开围裙了,就这么从厨房出来往院子里跑,刚一出门,跟万福走了个碰头。

    “万福,咋回事?你跟我说明白了。你奶去哪儿了?”

    巧莲有些着急,老太太今年可六十九了,眼看着七十,在这个年月来说,那就是长寿的人。

    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她能去哪里啊?

    万福一路蹬车子过来也累的够呛,直喘气呢。

    “二姑,今早晨我们起来的时候,就没见着我奶。

    开始我们还以为我奶出门溜达转圈儿去了,没在意,可是一直到吃过早饭了,我奶还没见影子。

    我爸说不对,就让我妈还有林红赶紧看一看。”

    “结果这一看了不得,我奶那箱子里的衣裳少了挺多,还有她攒钱的匣子里面也空了。

    我奶这是趁着我们睡觉的工夫,她带着衣裳和钱,离家走了。

    我和我爸,,还有大姑父大姑风林他们,在大营公社周围都找遍了,没人看见我奶啥时候走的。

    到车站也打听了,人家说没见着我奶去买票。”

    “二姑,你说我奶这是去哪儿了啊?

    如今这时候冰天雪地外头又冷又滑的,我奶还是小脚,她能去哪儿啊?”

    万福都快急死了,这一上午他们快把大营给翻遍了,啥结果都没有。

    巧莲一听也傻眼了,老太太这是又作什么妖呢?

    忽然间,巧莲想起了初三的那张报纸。

    “哎呀,万福,你奶是不是等不及我这边打听消息,自己出门去找那个陈明德了?”

    很有可能,老太太这些年除了去临江两回之外,就没再出过大营。

    这冷不丁的不见了人影,临走之前也没留下什么话,闹不好就真的是去找那个报纸上的陈明德了。

    “哎呦我的亲娘哎,您知道那陈明德现在在哪里么?

    这么大岁数了,出了门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你这出去能找着谁啊?”

    巧莲这个急啊,老太太很明显不是从仙人桥坐火车走的,她这是走哪儿去了?

    “走吧,咱各处去找找,你奶腿脚不算好,走路不快。

    说不定还在哪条路上呢,咱赶紧喊人帮忙去找。”

    巧莲急的不行,赶紧穿了大衣跟万福一起往外跑,找人去。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