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747橘子平台 糊弄不住

    嘉和的问题,屋子里众人谁也回答不上来。

    陈民生等人何尝不希望,父亲当年是逃过了一劫,如今回国来一家团圆呢?

    可这太不切实际了,如果陈明德还活着,为什么这些年从来都不跟家里联系?

    鬼子还在的时候可以说是怕连累家人,可鬼子早就退了,却一直都没有消息。

    所以陈明德不可能还活着,那报纸上就是个重了名的人而已。

    “嘉和,那不可能,真的不可能。

    所以别想了,这事儿你们出去了谁也别提,知道么?”

    当初陈家从青山沟搬出来,就等于是将那些陈年往事一起隐藏。

    巧莲生怕孩子们小不懂事,出去胡说,要是留下什么话柄,往后陈家又要有麻烦了。

    “对,对,二妹妹这话说的对,你们都听着啊,今天的事儿,出去了谁也不许说一个字儿。

    咱家既然已经从青山沟搬出来了,过去的事情就跟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老陈家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户,其他的啥都不知道,千万都记住了不许胡说。”

    陈民生兄弟三人俱是心头一震,连忙吩咐自家的媳妇和孩子。

    “是,知道了。”万福万禄万祺等人,都齐声应道。

    “好了,都该干啥干啥吧,动作轻点儿,声音小点儿。”

    陈民生挥手,示意大家伙各自忙各自的,谁也没把今天老太太的异常放在心上。

    时候不早了,该预备饭菜,林红和晓燕两个把孩子都交给王氏看着,然后妯娌俩去厨房忙活。

    幸好大部分菜都是提前预备出来的,只要热一下就行。

    佳媛玉淑坐不住,也都洗了手过去帮忙,那头万玲万珍一看,也不好再闲着,于是也下厨房帮忙去了。

    年轻一辈儿的已经大了,基本上不用巧莲姐妹们动手,不多时饭菜就预备妥当。

    陈家东西屋都是对面儿炕,东屋南炕上老太太在睡觉呢,大家不敢打扰,于是就在西屋南北炕上各摆了两张桌子。

    这一大家子男女老少的人可不少,四张桌子好歹是坐开了。

    陈家年前也杀了猪,再加上巧莲巧娟都往回送了不少吃的,今天这饭菜自然很丰盛。

    林红晓燕她们的厨艺又好,饭菜滋味足,大家伙都称赞不已。

    于是欢欢喜喜的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

    老太太一直睡到了众人吃完饭还没醒,看着老太太睡得很沉,谁也没敢打扰。

    “大哥二哥,我和孩子娘明天都排了班,这时候不太好找人替,我们得坐车回去了。”

    陈民丰一看这情况,悄声说道。

    陈民丰在通化钢铁厂,为了回来过年,特意跟人家串的班,年前多休了几天,但年后初四就得上班了。

    “嗯,回去吧,咱娘这边等她醒了我跟她说。

    工作要紧,不管啥时候也不能耽误了,正好下午四点还有一趟车,这时候赶紧走应该跟趟儿。”

    陈民生能理解弟弟,吃公家饭那就得听公家管,跟他这老农民不一样。

    就这样,陈民丰一家三口与众人道别。

    嘉康、万福、万禄三个骑着自行车送他们去了车站,买票返回通化。

    陈家这边,陈民丰刚走没多会儿,老太太睡醒了。

    原本众人以为,老太太醒过来会忘记之前的事情呢,可是大家都失望了。

    老太太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将那报纸叠好了揣起来,然后再次叮嘱巧莲,一定帮她打听。

    巧莲一看这样,知道这件事肯定糊弄不过去,于是再三保证会给钟翰轩打电话。

    同时也要求老太太,必须稳住神儿,不能胡思乱想。

    “我知道,知道你们都担心我,没事儿,你们放心吧,我挺得住。

    我还要亲口问问他,这些年为啥不回来呢。”老太太摆手,示意儿孙们她很好。

    看老太太精神还算正常,大家伙也都松口气。

    时候不早了,巧娟巧莲两家都各自离开返回自家。

    陈民安和巧云两家则是还留在陈民生家里,明天他们再走。

    初三就这么过去了,初四巧莲就回医院上班。

    没办法,医院人手不够,过年大家伙都是轮班休假,排班排到巧莲了,她不能搞特殊。

    到了单位第一件事,巧莲就给钟翰轩打了电话。

    钟翰轩果然已经上班了,正好在办公室接了巧莲的电话。

    巧莲拜托了钟翰轩帮忙打听,那个最近回国的陈明德,跟她的父亲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巧莲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你爹那个名字也不算特殊,有重名的很正常。

    当初虽然我们都没见着你爹的尸体,但是我们打听到的消息,你爹确实死在了宪兵队里面,这个绝对没错儿。

    算了,我还是想办法托人,给你打听一下吧。

    但这个事情不太好办,需要些时间,你可千万稳住了你娘,别让她着急上火,多安慰她。”

    钟翰轩接了巧莲的电话,感到不可思议。

    当年陈明德被抓的事情闹的不小,三江好等人几次三番想闯进宪兵队救人都没成。

    后来他们想办法托了人打听,得知陈明德为了不拖累兄弟们,在大牢里宁死不屈,被用刑活活折磨死了。

    当然,那个时候形势紧张,他们只能打听到这些。

    但陈明德死后怎么处理的,埋在了哪里,这些都打听不出来。

    所以陈明德最后的下落,谁也不知道,成了一个谜。

    虽然没见到陈明德的尸体,但大家都认为陈明德死了。

    因为能够从宪兵队里活着出来的人,很少,除非陈明德叛变了。

    可那时候有关抗联的消息,一点儿都没有走漏,很明显陈明德没有叛变,那基本上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大家一致公认的结果就是如此。

    “我跟你说啊,这事儿你们都有点儿心理准备,根本就不靠谱儿。

    你娘这是岁数大了脑子不清楚,你们不能跟着也不清楚。不

    管打听到的结果什么样,都要好好劝说你娘,千万别闹出岔子来。”钟翰轩不放心的叮嘱。

    “六叔,我们兄妹几个也是这么说的,可我娘就是不信,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拜托你帮忙打听。

    六叔,不管怎么样也得谢谢你,这事情不好办,我知道。

    行,那要是有什么消息,麻烦六叔到时候告诉我一声。

    嗯,嗯,六叔您也挺忙的,我就不打扰您了,谢谢六叔。”

    巧莲跟钟翰轩又说了几句之后,便挂掉了电话,然后坐在椅子上发呆。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