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746橘子平台 老太太魔障了

    老太太突然激动的大喊,倒是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娘,你这是咋了?”巧莲觉得奇怪,赶忙问。

    “二丫头,快,你快把那报纸念给我听听。上头写了啥?谁回国了?”

    老太太很显然特别着急,指着那份报纸,恨不得自己过去拿来看看。

    巧莲愣了下,忙接过闺女手里那张报纸,佳莹也过来了,指着刚才她念过的那一条。

    “妈,我刚才就是念的这个,我姥姥这是怎么了?”

    佳莹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姥姥如此激动呢。

    不等巧莲回答,老太太再次开口,“二丫头,快念啊,你仔细念给我听,念给我听。”

    老太太说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就掉下来了。

    巧莲觉得奇怪,却又不好违逆老太太的意思,于是就把那一条新闻仔仔细细的念了一遍。

    其实上头也没写什么,就是说一些当初不得已流落海外的爱国人士,几经努力终于回来了。

    巧莲读了两遍,也没发现哪里不对。

    倒是那边的陈民生和陈民安俩人互相看了一眼,说话了。

    “娘,那上面的名字,就是跟我爹重了而已,不是我爹。

    我爹当年让鬼子抓走了,咱是亲眼看见的,进了鬼子宪兵队,哪可能还活着?

    之前二妹妹不是也提过么?钟叔和沈伯父他们都知道我爹死了,还要给咱家立功呢。”

    陈民生这话一说出口,巧莲总算明白过来了。

    原来是报纸上那个陈明德,老娘以为那是他们的爹回来了呢。

    这怎么可能?当初父亲被鬼子抓走了,后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大家伙都说,进了鬼子宪兵队就不可能活着出来,那是必死无疑啊。

    再者,钟翰轩也提起过,当时鬼子想利用陈明德设下陷阱,抓捕抗联。

    三江好等人费尽周折也没能救出陈明德来,后来多方打听,都说是陈明德在宪兵队被严刑拷打最后死了。

    虽然大家伙都没见到陈明德的尸体,可当时那个情形来说,陈明德不可能还活着。

    “娘,您真是想岔了,我爹都走了这么多年,他不可能还活着。

    那时候六叔不也说了么?我爹早就不在了,要不然上头领导也不能要给咱家立功啊。”

    巧莲来到老太太跟前,柔声劝慰老太太。

    可不管谁说什么,老太太都不信,“不,不可能。

    这么多年了从来就没人提起过陈明德,不可能是重名,那就是你爹。

    我知道,你爹肯定是没死,他跑了,他肯定是跑了,如今他回来了,回来了啊。

    二丫头,那是你爹,一定是你爹。

    快,你快给我收拾东西,我要去找他,我得去找他啊。

    这个没良心的,他把一家子都扔给了我,就这么狠心走了。

    我得问问他,这一家老小在他心里算个啥?”

    老太太就像魔障了一样,非得说报纸上那就是巧莲的爹。

    巧莲一看这样,也只能叹气。

    这报纸上连个照片也没有,要是有张照片,老太太看了也能死心,眼下这可怎么好啊?

    老太太岁数大了,万一受不了刺激再落下什么毛病。

    “娘,你听我说,听我说,这事儿你别急,我先帮你打听好么?

    这样,我明天就往省里打电话,打电话给六叔,让六叔托人打听,看看是不是我爹,这样行么?”

    “等着六叔回了信儿,说那边真的是我爹,我们几个一起陪着您去找他。

    问一问他,这些年抛下我们,他是不是不想要我们了?”

    眼见着老太太精神有异常,巧莲能怎么做?就只能哄着啊。

    老太太听了这话,情绪似乎稳定了些,“好,那就等信儿。

    等着打听着消息了,我一定要去找他问清楚,我就要问问他,心里头还有没有这个家?”

    老太太说着,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巧莲一看老太太这样,忍不住叹气,“佳媛,给你姥倒杯热水来,让你姥喝两口定定神儿。”

    说着,巧莲偷偷往佳媛手里塞了东西。

    母女连心,巧莲有点儿什么动作,佳媛瞬间就能领会。

    于是赶紧到厨房去倒了杯热水,将巧莲刚刚塞给她的安眠药放到了水中溶解掉。

    老太太此刻情绪不稳,不能让她继续闹下去。

    这么大岁数的人,最怕的就是情绪起伏太大,给她用了药睡一觉,起来会好些。

    “姥,喝点儿水吧,放心,不管姥爷还在不在,我妈肯定能打听着。

    到时候我们都陪着姥姥去找,好不好?”佳媛端着水送到老太太面前,轻声哄着。

    外孙女亲手端过来的水,老太太哪能不喝?

    再说她这会儿也的确渴了,于是接过去水杯,一口气把水都喝了下去。

    “二丫头,你可答应我了啊,一定找人帮我问清楚。”老太太不放心,再次跟巧莲确认。

    “是,娘,您放心吧,这事儿找六叔肯定能办。”

    巧莲郑重点头,向老太太保证,这事儿她一定打听清楚。

    老太太得了巧莲的保证,精神放松下来,再过一会儿,药效上来了,就觉得眼皮特别沉,就这么坐着睡着了。

    巧莲一看老娘睡着,赶紧喊佳媛给拿了枕头,然后扶着老太太躺下睡觉。

    “都小声点儿,让咱娘睡一觉,她现在情绪太激动了,不好。

    等她睡醒了,大家伙尽量别提这件事,咱娘能忘了最好。

    要是忘不了,那就只能找人打听了。”巧莲朝着众人比了个嘘的手势,轻声说道。

    “妈,我姥手里攥着报纸呢,她不松手啊。”

    那边,佳媛本想偷偷的从老太太手里抽出报纸来,毁灭证据。

    等老太太醒来大家伙都不提这事儿,说不定老太太会以为是做梦。

    可是没想到,老太太睡着了也死死地攥着那张报纸,佳媛根本就抽不出来。

    “得了,别拽了,你姥这是有心结。

    当年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要不是你姥性子刚强,陈家早就完了。

    这些年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你姥爷的尸首呢,这事儿,估计是糊弄不过去。

    得了,明天我打电话给你钟爷爷吧。”巧莲叹气。

    别看老太太以前总骂死去的丈夫,可她心里还是惦记的。

    如今冷不丁听见丈夫的名字,能不激动么?

    “妈,你说,我姥爷真的死了么?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没死真的远走海外了呢?”

    屋里动静不小,外头疯玩的嘉俊嘉和他们也都进屋了,嘉和随口就问了一句。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