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731橘子平台 救人一命

    大宝娘一听,赶紧去做饭招待曲维扬两口子。

    这家的日子看起来的确不怎么样,中午弄了点玉米面饼子,炖了些酸菜。

    巧莲和曲维扬也没挑拣,随便对付了一口。

    等到傍晚的时候,巧莲再次给大宝挂了吊针,还跟中午用的药差不多,只是没喂安宫牛黄丸。

    安宫牛黄性寒,不可以多服,估计明天再喂一粒就差不多了。

    “行了,今天就这样吧,孩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明天上午我尽量早点儿给他用药,下午再挂几瓶,到时候我再给你留一些药,给孩子吃了慢慢就能好。”

    挺晚了,既然今天走不成,那就得找地方住下。

    巧莲看着孩子打完针,就跟曲维扬俩人穿上了衣裳,打算出去找地方住。

    “两位救了我家儿子,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哪还能让你二位出去找地方住啊?

    我们家是小了点儿也脏,二位别嫌,就留下来吧,别出去找地方住了。

    这边离着招待所都挺远的,你们又不是本地人,外头都黑了,转悠不明白还不得迷路啊?”

    这家的男人下班回来了,知道巧莲出手救了他儿子,感激不已,这时候赶忙拦着曲维扬二人。

    曲维扬一看,外头的确是挺黑了,这时候去找住的地方,很麻烦。

    “那怎么好意思啊,太打扰你们了。”

    “不打扰不打扰,只要二位不嫌我们家小就行了。

    这样,晚上我们四个住在这屋,那边小屋您二位住着。

    地方是小了点儿,挺挤,没办法,这普通老百姓住城里,能有这么个地方也就不错了。”

    那家的男人很不好意思的搓搓手,笑道。

    对方诚心挽留,再者巧莲也的确不放心那孩子,就怕晚间再有什么反复,故而就同意留下来。

    于是女主人赶紧收拾床铺,搬出来新被褥给铺上,曲维扬夫妻就在这家住了一晚。

    好在晚间孩子睡的挺安稳,热度也没那么高了,大家伙都松口气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起,巧莲就给孩子挂了吊针,再喂上一颗安宫牛黄丸。

    等到下午又挂了吊针,孩子的情况就彻底稳定住了。

    “婶子,弟妹,这里面是一些口服的药。

    都是一天三次,每样儿都吃一粒,坚持着给孩子吃。

    这是七天的量,我估计着吃七天怎么也能好了。

    等着这些药吃完,你们再领他去医院瞧瞧。

    要是医生说还要吃药,那就从医生那里拿,说是不用吃了,那更好。”

    巧莲递给了那家的女人两包药,又嘱咐了对方该怎么吃。

    “好了,时候不早,我们该走了,原本昨天就该坐车回家的,在这耽误了一天。

    孩子现在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记住了吃药,慢慢的喂点儿稀饭面条之类。

    等他再好一些,做点儿好吃的给孩子补补,没事儿,用不了多长时间,又能活蹦乱跳了。”

    幸亏巧莲手里有好药,这孩子看起来恢复的还行,巧莲也能放心点儿。

    巧莲嘱咐完,就起身跟曲维扬要走,那家的婆子赶忙过来,把那个布包塞到了巧莲的手里。

    “昨天我就说了,你要是能救了我孙子的命,这东西我就送给你了。

    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救了我这唯一的孙子,大恩无以为报,这玩意儿你就收着吧。”这婆子倒是满守信用的。

    巧莲愣了一下,“婶子,你这对儿小碗是老物件儿,也挺值钱的。

    你就这么给我,不觉得亏么?”说实话,巧莲也满心动的。

    一对品相这么好的鸡缸杯,价值不菲,谁见了能不喜欢啊?

    “值什么钱啊?这玩意儿也就你能看中,我在黑市转悠那么久,都没人惜的要。

    拿着吧,这东西是死的,就算再值钱,也比不上我家大孙子命值钱。

    原本我也是要卖了这个给我大孙子治病,既然你给我大孙子治好了,那这东西就给你了。”

    那婆子倒是个爽快人,愣是把布包塞给巧莲。

    巧莲想了想,也没客气,就把布包打开,将里面那一对儿鸡缸杯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然后又从背包里翻出来了两百块钱,塞给了那婆子。

    “婶子,你这么白给我,我拿着心里有愧。

    这样吧,我这次出门带的钱少,就剩这二百块钱了。

    婶子你拿着,留着给孩子买点儿好吃的补身体。”

    以前巧莲从来都是用粮食来换,还很少花钱买。

    不过这一次情况特殊,眼下她要是直接拿出不少粮食来,能把这些人吓坏了,就只能拿一些钱出来。

    这对杯子价值不菲,虽然她也动用了很珍贵的药物给孩子治病,但相对来说,还是人家亏了。

    所以巧莲拿出二百块钱来,算是补偿对方。

    “这?这怎么好意思啊?你救了俺大孙子的命,原本俺就答应你,要送你那两个碗的。”

    婆子看着手里的钱,一时间颇为犹豫,这钱收还是不收呢?

    “婶子,拿着吧,就算是我对孩子的一点儿心意。

    咱们既然能遇上,也算缘分,您也别跟我客气了。

    我手里就这些,没有再多了,您别嫌少就行。”

    巧莲摆摆手,转身跟曲维扬就离开了这家小院,出门直奔火车站的方向。

    屋里,婆子和她家儿媳妇俩人面面相觑,半天,婆子才叹了口气。

    “咱这是遇见贵人了,真是好人啊。”

    那对小碗要是搁黑市里,就算有人买,估计也就二百块钱一大关。

    如今二百块钱到手,人家还费心救了她家孙子,这可不是贵人怎么?

    “咱大宝命好,经过这一次劫难,往后肯定无病无灾平安顺遂。”婆子念叨着。

    那婆媳俩怎么议论,曲维扬和巧莲并不关心,二人打听了路人,然后直奔火车站。

    到火车站的时候也才五点左右,于是赶紧买了车票,又在附近弄了点儿吃的。

    吃完之后,就在车站里候车。

    “媳妇,那一对小碗,很值钱么?你怎么还给她了二百块钱啊?”

    二百块钱,在这个年月里那就是一般人大半年的工资,以曲维扬对巧莲的了解,那对小碗的价值,恐怕很高。

    “嗯,那是成化斗彩鸡缸杯,历代宫廷里保存的,存量非常少,很罕见。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而且还是一对儿品相特别好的。

    这玩意儿放上三五十年,能卖几万甚至几十万个二百块钱呢。”

    巧莲笑笑,其实生在这个年月也满好啊,可以淘澄那么多值钱的东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