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730橘子平台 脑膜炎

    那婆子一听说巧莲能治她孙子的病,脚下就像生风一样,走的飞快,巧莲和曲维扬俩年轻的竟然差点儿没跟上。

    三个人一口气走了挺远出来,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处小院前。

    婆子上前推开了门,赶紧朝里面喊,“儿媳妇,快,来人了,有人说能治咱大宝儿的病。”

    屋里的人听见了,立即从屋里出来,“妈,你这是从哪儿找来的人啊?不是骗子吧?

    咱大宝儿这病,大夫都说很难治,就算住院治也不敢说能治好呢。”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从屋里出来,眼睛又红又肿跟桃子一样,一看就是哭了好久才这样的。

    巧莲看了那女人一眼,“骗子?我骗你什么?

    孩子都病了几天,不赶紧送医院去,有人来给你治还担心是骗子?”

    其实巧莲也明白,这家估计是条件不怎么好,一听说住院要不少钱,而且住院也不一定能治好,就懵了。

    如今这年月,谁家孩子得了这病,那真是九死一生。

    “什么都别说,你赶紧领我看看孩子再说吧,再耽误下去,孩子可就真够呛了。”

    脑膜炎可是要命的病,有时候急性发作几个小时内不及时治疗,很有可能就死亡,或者造成不可逆的脑损伤。

    这种病好发于儿童,主要就是儿童的血脑屏障没有全完建立,孩子因为某些病症感染,而引起了脑膜炎。

    那女人还想说什么呢,却被那婆子给扯住了。

    “这是我在黑市遇见的,原本我是想把咱家那对儿小碗给人家,换了钱送咱大宝儿去医院。

    没成想人家一听是孩子得了这病,急急忙忙就跟着过来了,说是她有办法给治。”

    “快,二位赶紧进屋,给我孙子看看吧,哎呀,可心疼死我了。”

    婆子一边说一边掉眼泪,赶紧领着巧莲夫妻进了屋。

    东屋炕上,躺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

    此刻男孩的脸通红通红的,红的都吓人,而且这孩子头往后仰着,背部向后弯曲着。

    医学上,称这种现象叫做角弓反张。

    出现这种状况,就表示这孩子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再不治,接下来可能就是呼吸衰竭死去。

    巧莲一看这样,立即上前,从背篼里,实际上是随身仓库里,翻出来银针,动作非常快的在孩子身上扎了好多下。

    幸亏她常年在仓库里预备一套医疗器械,就是为了不时之需,今天又派上用场了。

    银针扎下去,那孩子角弓反张的情况有所缓解,巧莲赶紧试了孩子的体温,非常高,再给孩子诊了脉。

    “你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了么?”虽然这孩子的症状都符合脑膜炎病症,可是没经过一些检查,巧莲还是不太放心。

    “查了,去查了,大夫说是脑膜炎,让俺们给孩子办住院,住院治疗。

    可是俺家里没那么些钱啊,拿不出钱来,没办法就开了些药回来给孩子吃。

    刚开始还能吃进去,可今天孩子连嘴都张不开了,药喂不进去啊。”那女人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

    既然有医院的检查结果,那巧莲就放心了,于是赶紧从背包里拿出来各种药。

    治疗脑膜炎要用抗生素,而且是大剂量的抗生素。

    一般用青霉素和磺胺嘧啶联用,使脑脊液中药物达到一定浓度,才能起效。

    幸好巧莲在随身仓库里存了一部分药物,这下倒是派上用场了。

    先做了皮试,确定不过敏之后,赶紧兑好药,直接给那孩子扎上吊针。

    孩子高热这样不行,需要先退烧,于是又给肌肉注射了一个退烧针。

    做完这些,巧莲又从仓库里,翻出来两粒安宫牛黄丸。

    这就是当初从赵喜宝那里得来的,一直也没用,好好的放着呢。

    安宫牛黄丸,是治疗脑膜炎气营两燔症状最有效的药物。

    而这个孩子,正好就符合这种症状,为了救人,也就顾不得药物多珍贵了。

    “给我找个干净的碗来,我得把药化开。”

    那孩子昏迷不醒牙关紧咬,想要直接喂药丸非常困难,所以巧莲打算将药丸化开,然后鼻饲给药。

    那婆媳俩已经让巧莲这连续的动作给惊呆了,谁能想到这女人竟然随身就带着那么多药,还能给扎吊针?

    看着巧莲的这些举动,那媳妇也相信了巧莲真能治她儿子的病,所以一听要个干净的碗,立即就跑出去拿来。

    巧莲又让她到了些凉开水,将一粒药丸放到水里,用勺子轻轻按压碾碎。

    果然是好药,几乎没有渣滓,药丸全都溶化开了。

    巧莲立即取了针管和软管,吸了药之后,通过鼻饲给药,将药物喂给了孩子。

    这个过程不能太快,太快了会呛着孩子。

    所以就得一点一点慢慢来,等到针管里的药全都喂进去,那边吊针也快打完了。

    巧莲立即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甘露醇来,直接给换上。

    甘露醇是降颅内压眼内压用的,孩子到这个程度,颅内压增高,必须尽快降下来颅内压。

    配合着抗生素跟安宫牛黄丸,这样多种举措并行,才能起到最佳的效果。

    一瓶甘露醇静点时间不能超过四十分钟,所以要用最快的速度静点。

    等到这一瓶甘露醇点完,又给挂了个葡萄糖。

    这时候,孩子的状况明显稳定了,体温开始下降,脸色也没那么红,角弓反张的情况也有所缓解。

    到了此刻,巧莲也算松了口气,“药物起作用了,孩子的病情得到控制,这样就好办了。”

    这孩子的情况太紧急,巧莲刚才也是心里没底,此刻看着孩子状况缓解,总算松口气。

    “维扬,恐怕咱们今天走不了,他这个症状挺严重的,傍晚还需要再打吊针。

    我估计明天也得再打,咱们今天得留下来了。”

    既然已经出手治疗,就不能半途而废,这孩子的病情挺严重,巧莲不放心就此离开。

    曲维扬点头,“没事儿,反正咱们也没买票呢,走不了就走不了吧,明天再说。先治孩子要紧。”

    曲维扬挺能理解媳妇,自家媳妇做的就是这个职业,她做不到见死不救。

    救人一命,大善事,他应该支持。

    “那我去买点儿吃的吧,中午了,咱还没吃东西呢,你留下来看着这孩子。”

    曲维扬一看时间不早,都十二点了,就要出去买饭。

    “别,别,哪还能用你们出去买饭啊?既然是在俺们家,没有好的还没有孬的么?

    大宝娘,快做点儿饭去,别饿着人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