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589橘子平台 挨饿了

    “婶子,你就是心太软了,遇见个家里困难的就不得劲儿。

    给人看个病非但不要钱,还往里搭药材。

    那绿豆如今可不好淘换呢,各地都缺粮食,一斤绿豆价钱不低。

    婶子也太大方了,直接就给了他不要钱。”

    等刘家那三口走了,雪梅和玉芬便凑过来吐槽。

    “那刘叔也真是抠门儿,婶子说不要了,他就真的不给,就知道占便宜。”

    巧莲笑着摇摇头,“咱是什么身份,咱们是救死扶伤的大夫啊,总得有点儿悲天悯人的心肠。

    刘家也是困难,别看这点儿药材顶多三四毛钱,对他们家来说,却有大用处。

    算了吧,我这白送药也不是一两回了,只要能帮到他们,也就够了。”

    “咱这卫生所,有上级的医药补贴,也不差那三毛两毛的,能帮到人最重要。

    刘家也是穷的怕了,马瘦毛长人穷志短,这是老话儿。

    兜里没钱就心虚,听见我说不要钱,自然不敢说别的只能赶紧走,也是人之常情,不算什么。”

    乡村卫生所就这样,跟大医院不同,巧莲已经习惯了,没觉得如何。

    六一年的初夏,算是历年来最艰苦的一年。

    冬天里分的那点儿粮食,早就吃的差不多了,地里的庄稼才长起来还没抽穗,山上的野菜大部分都老了,很多人家都没有粮食吃。

    公社的储备粮动用了一部分补苗,剩下的也不多。

    这时没办法,只能连同巧莲夫妻弄来的那些粮食和豆饼地瓜面儿之类一起,各家分了些解围。

    然而大营公社六七百户人家呢,不到一万来斤的粮食能够干什么?一家能分去十来斤的粮,就已经很好了。

    这么点儿粮哪够吃到上秋新粮下来?没办法,就只能另外再想其他的办法。

    尽可能的掺着吃,留下粮食来,给家里的劳力多吃点儿。

    实在没办法的人们,也只能进山去,扒一些榆树皮,回来烘干了放到磨上粉碎。

    那榆树皮烘干了硬邦邦的,哪是那么容易粉碎?直颠的石磨咯噔咯噔响。

    不知道费多少工夫,才算是推出榆树皮面儿来。

    就这也是好东西,要掺了麸皮米糠或者野菜一起吃。

    好在六月末,各家各户园子里种的早土豆差不多了,于是也不管那些了,赶紧刨出来。

    大的晾晒一下收到仓房里慢慢吃,小的也不能放过,捡一土篮子拎到河边,就这么在水里一个劲儿的晃土篮子。

    新鲜土豆的嫩皮儿很容易被磨破褪去,搓洗一番之后,拿回家来。

    锅里切葱花爆锅,将小土豆就这么倒进去炒一番,然后添了汤炖熟。

    也不管那些,一家人端着碗,捞出来煮熟的土豆,倒是能饱餐一顿。

    菜园子里的早豆角下来,摘了洗干净,用刀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

    搁一点儿面拌匀了,烧一锅开水倒进去煮,煮熟了加点儿盐和葱花出锅,当疙瘩汤喝,也能混个肚子饱。

    这些东西偶尔吃一顿还算新鲜,可要是天天吃顿顿吃,那也是够腻歪人的。

    可是不吃又能吃什么?粮食得留给出大力的人,女人和孩子,就只能这么对付着不挨饿。

    好歹六七月过去,进了八月,这时各家小片荒还有自留地里面,种的苞米差不多可以啃青了。

    虽然那一场雹子也损失了不少,不过好歹还剩下一些。

    实在饿坏了的人们,终于忍不住了,咬咬牙,进地里掰下来十几棒苞米。

    一边儿掰一边儿心疼的直咧嘴,然后忍着心疼,将苞米扒了扔进锅里煮。

    鲜嫩的玉米煮熟,一股子甜香弥漫在鼻间,让人忍不住吸吸鼻子。

    迫不及待的捞出来,也不管烫不烫了,家里每人抱这一棒苞米,就这么啃了起来。

    鲜甜的玉米粒进嘴,感受到久违的粮食香味,真的是别提多满足了。

    “妈,咱家的苞米怎么感觉特别好吃啊?好像很甜,还有点儿黏,吃起来特别香啊。”

    曲家也不例外,巧莲烀了一锅苞米,让孩子们解馋。

    嘉俊这皮孩子一边吃,一边念叨,好像自家这个苞米不太一样,比大田里的苞米更甜。

    “你是饿急眼了吧?都一样的玩意儿,哪有什么区别啊?

    快吃吧,别寻思这么多了,只要有吃的就行呗,管它甜不甜呢?”

    巧莲手里也拿了一棒苞米啃,听见儿子的话,漫不经心的回道。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

    那是她特意从系统里换来的新品种黏甜玉米,就是专门啃青苞米的。

    开春的时候,她在自家菜园子里种了两百来棵,幸好还算走运,只有少数被雹子打了。

    如今这黏甜玉米正是好时候,让巧莲掰下来,煮了给孩子吃。

    孩子们不知道里面的关窍,只觉得自家这苞米特别好吃,于是一棒接一棒的吃,真是把啃苞米当成吃饭了。

    巧莲也不管那些,反正家里种的那些也够吃好多回了,随便孩子们吃吧。

    新下来的玉米,不仅可以直接煮了吃,还可以用来煮粥。

    锅里烧开水,把新苞米用擦板往下擦,掉进锅里煮开了,就是新鲜的玉米粥,味道香甜可口,也是孩子们的最爱。

    当然,最好吃的要数新麦子了。

    开春的时候,巧莲在自留地里种了半亩的春小麦。

    这时候麦子还不太到收获的时候,摘下麦穗来,放到磨上推。

    由于新麦子含水分,推出来的不是面粉,而是成团或者成条的面絮。

    直接收起来,倒进烧开的锅里煮熟,加上盐和葱花出锅,就是最香的疙瘩汤。

    新麦子特有的香甜味道,让人吃了一碗还想再吃一碗,最终结果就是,孩子们一个个都吃撑着了,捧着肚子在外面溜达。

    “唉,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时候。

    我看着今年咱公社的庄稼长势还行,后补苗那些好像长的也可以。

    要是秋天的天气成全人,别太早下霜,保不齐还真能长起来。

    要是那样的话,今年秋天,咱公社倒是不用挨饿了。”

    晚间没事,巧莲坐在院子里乘凉,看着孩子们在院子里奔跑笑闹,巧莲也觉得很高兴。

    一边瞅着三个小的,一边跟曲维扬说话聊天。

    “那也是咱公社反应及时,立即补苗,加上你出手给弄来了那么多红薯苗。

    你出去看看别的地方,地里稀稀拉拉的苞米,好多地方就像斑秃一样缺了好多苗呢。”

    曲维扬叹口气,要是没有巧莲的系统,今年大营公社的人,也跑不了要挨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