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巧媳妇 第49橘子平台 闹心的娘家

    一转眼巧莲在张家已经住了三四天,张文广兄弟俩每天都早出晚归,孩子们也是成天在外头野不着家。

    家里只有巧娟妯娌和巧莲,白天没事的时候做点儿针线,偶尔有人来串门唠一会儿,本来日子过得挺平静挺好。

    可闹心的是,陈家人每天傍晚都会来,还每次都赶在张家这头正做饭还没做完的时候来。

    来了也不帮着干啥,就坐在炕上闲聊,而且坐下来就不走。

    等着张文广回来吃饭,这些人自动自发的就坐在桌子边上跟着一起吃。

    巧娟做饭向来都是有富余,可再富余也禁不住陈家那么多人吃啊,每回饭菜都不够吃,还得另外叠煎饼。

    这几天的工夫,煎饼都下去了挺厚一摞。

    “姐,这么下去不行,咱嫂子她们拿我当借口,这纯粹就是来吃大户啊。

    谁家日子能扛得住他们这么吃?一个个过来不吃的肚子溜圆不罢休,这样真不行。”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趁着大家伙还没睡,巧莲坐在东屋炕上,跟巧娟两口子商议。

    “姐,姐夫,你们心疼我们娘三个,不在意我们娘三个吃喝,这我心里感激。

    可你家就算有再多的粮食,也架不住他们这么吃喝啊?

    我的意思,麻烦姐和姐夫给我打听一下,乡里有没有房子往外借或者租,我领着孩子出去单过,这样他们就没有借口再过来了。”

    这是巧莲仔细考虑之后才做的决定,姐姐家很好,对他们母子也很热情照顾有加,要是没有陈家人这么闹腾,巧莲原本真打算在张家住着直到开春。

    可是让陈家人这么一闹腾,巧莲改主意了,她还是早点儿搬出去单过比较好。

    不然陈家那些人成天来蹭吃蹭喝,老张家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这么祸害的。

    今天晚间张文广已经生气了,跟巧娟俩人吵了起来,虽然有当着陈家人的面儿故意做戏的成分,可张文广是真生气了,巧莲看得出来。

    为了他们母子,闹得人家两口子不愉快,闹得张家乌烟瘴气,实在不应该。

    巧莲有手有脚,也不缺吃用,不能眼睁睁看着姐姐家里闹得夫妻不合,所以她才提出来,要搬出去单过。

    巧莲的话,让巧娟两口子都愣了,“二妹,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咋能让你们娘三个出去自己过呢?

    今晚上我就是故意发火,给陈家人看呢,你姐都明白,没看这会儿我俩已经好了么?

    放心吧,陈家那些人往后就不来了,你安心住下来,这寒冬腊月的,你往哪里搬?咱村里也没有现成的空房子啊。

    就算有,如今这年月,谁还敢往外租?”张文广赶忙摆手,好言安抚巧莲。

    “姐夫,这事儿我考虑两天了,不是因为你发火了才这么说的。

    陈家是什么人,姐夫心里也有数,今天姐夫发火了他们能消停两天,过几天又忘了,还会过来打秋风。

    只要我还住在张家,他们就有借口过来,这么天长日久的不是办法。”

    “姐夫一天在外面顶风冒雪的出大力挣钱,可不是为了养活老陈家一家人的,我也不忍心看见姐姐在中间受夹板儿气。

    我们娘三个搬出去单独过,往后陈家就没什么借口过来,即便过来了,也不好意思再坐下就吃。

    他们就是看着我们娘三个在这住在这吃心里不平衡了,我们不在这,他们就不会来找麻烦了。

    姐,姐夫,这事儿就照着我说的办吧,不管什么样的房子,只要有个容身的地方就行。”

    巧莲的仓库里有粮食,今年秋收的粮食还有菜都在仓库里。应该说巧莲母子不缺吃喝,现在只差一个落脚的地方。

    “也是我想的不周到,没想到哥哥嫂子们能这么干。

    姐夫,还是给我找个住处吧,我手里有些钱,能买点儿粮食,另外再从姐夫这里借一点儿,对付着怎么也能到开春。

    开春就好了,外头有野菜,掺和着吃一晃眼就到秋收。有姐姐姐夫照顾着,我们肯定饿不着,真是不能继续在家里住了。”

    巧莲言辞恳切,张文广夫妻互相看了一眼,也觉得为难。

    按说张家养活巧莲母子三个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可要是连陈家那么多人都养着,实在是负担不起。

    别看今天陈家人闹了个没趣走了,可就怕这些人走惯了腿儿,过几天还来。

    难道说还能为了几顿饭,一家子打起来,那岂不是让外人笑话?

    “唉,那你要是这么说,明天我就给你打听打听。要是乡里真有合适的地方你们就搬过去,要是没有就算了,留在家里吧。”张文广叹了口气说道。

    巧莲闻言便笑了起来,“好,那就一切拜托姐夫了,不用什么好房子,只要能住就行。”她只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其余的可以慢慢来。

    事情商议妥当,巧莲这才起身,回到了西屋。

    巧莲来张家第二天晚上,就领着孩子们住在西屋了,总不能一直占着东屋,让张文广老是住在弟弟家啊。

    这是人家的家,可没有巧莲鸠占鹊巢的道理。

    西屋炕烧的也挺热乎,俩孩子已经睡着了,巧莲脱了外头的棉袄钻进被窝里,可她满腹心事,一时半刻的哪能睡得着?

    巧莲睡不着,东屋的巧娟和张文广两口子也睡不着,“唉,原本好好的,让他们一闹成了这样。

    我真是快让娘家这些不成器的给气死了,他们怎么就这么不懂人事儿啊?

    你说家里头也不是没钱,咱娘手里攥了不少钱呢,光是小妹出嫁的聘礼就九十块。

    粮食更不用说了,今年秋天大丰收,那头十来亩地呢,足够他们吃了啊,咋就这么不知足?”

    巧娟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气呼呼的开口。

    “咱娘和咱哥心里有气呗,往常年咱家有点儿好的,总能送过去点儿,哪回杀猪不送过去十斤八斤的猪肉?

    今年咱没给送,那头本来就不高兴呢,再加上因为二妹妹过来的事情闹了好几回,他们心里头不高兴了,肯定要给咱找麻烦。”

    “算了,都这些年了也不是不知道他们的毛病,今天吵了一回,想来能消停一阵子。

    要是二妹搬出去,他们心里平衡了,也就不来闹腾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