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微信红包群围岩壁

如果这里是蜥蜴    王朝的实际管理者们分为官和吏。 

    官员都是通过科举来的,最次也要是个举人。 

    吏是徭役。 

    师爷就是徭役来的吏,可以是县官自己任命,也可以是附近雇佣的百姓,反正是徭役出钱。 

    但是县令,这已经是地方最大的官了,所以都是科举出身的官员。   所以当陆宽陆宽想了想,喝了一瓶加感知的药剂,然后紧贴着岩壁,慢慢地往上游,尽量   …… 

    对话的声音模模糊糊,陆宽却皱起了眉头:烈焰行者? 

    在这种地方彼此用通用语聊天的,应该只有他们了吧,这些家伙在这儿干什么?总不能也是来找蜥蜴群的麻烦的吧? 

    陆宽闻到了一股YM的味道。 

    这时,上方有沉重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然后很快安静下来,陆宽又等了两分钟,这才慢悠悠从水中浮起。 

    血污已经被水流冲走了,陆宽在水面下稍微观察了一下上面的情形,发现周围还算平坦,水面差不多和地面持平,周围都是坚硬的岩石。 地让身形和石壁融合到一起。 

    在距离水面不到两米的位置时,陆宽谨慎地停了下来,集中精力听着上面的动静。 

    “应该没了吧?” 

    “差不多了……这个时间,潜地蜥蜴应该都回巢了。” 

    “嗯……守了一天,累死了,我去睡会儿,一会接你班。” 

    “行,你去吧” 终于游到通道出口附近,看到前面隐约的光亮,视野中并没有出现他期望中古色古香的建筑遗迹,还有金银珠宝。 

    有的,只是水里淡淡的血腥味儿。 

    陆宽马上停下来,警惕地看向前方,就见水中有丝丝的血痕飘落而下,然后很快汇聚成一大片,在出口处的水面上漂荡不止。 

    陆宽下沉到了通道底    陆宽的脑袋露出水面,看到了前面那个无聊地抠鼻孔的烈焰行者。 

    对方就面对着水池出口,看到有个东西浮上来,下意识以为有蜥蜴回来了,顺手就抄起了手边的短矛,不过他看到的不是行动缓慢的潜地蜥蜴,而是一个戴着墨镜的人脑袋。 

    “噗噗噗……” 

    陆宽连续扣动短弩扳机,箭无虚发,一连串五根弩箭精准地射中了对方的喉咙,鲜血狂飙! 

    烈焰行者仰面摔倒,双手紧紧捂住脖子,想要阻止飙出来的鲜血,喉咙中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低哑嘶鸣声,陆宽则单手扒住洞口爬出水面,尽可能地不发出水响,同时唤出了迪米。 
部最深的地方,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出口下方,抬头望去,能看到血光飘散,水边有影子在走动,但那身影怎么看也不是蜥蜴的。 

    像是人。 

    陆宽已经把短弩拽出,眯眼看着上方的动静,来回走动的人影不止一个,有嘈杂声和震动声传来,但是水太深了,根本听不清。 老巢,敌人数量肯定不少,接下来的战斗会需要一定时间。 

    希望里面地方够大,能让宠物天团们施展开。 

    过了十几秒,随着石洞慢慢朝上,空间也在迅速扩大,很快,通道就变成了直径超过三米、笔直向上的竖井状。 

    陆宽的目光落在周围岩壁上,随即稍微放慢了游泳的速度。 

    不对啊,怎么这里会有人工雕凿的痕迹? 

    难不成这些蜥蜴筑巢,无意间找了一处古代遗迹? 

    陆宽摸摸石壁上的花纹,高兴地笑起来:新地图就是好,随随便便转一转都能找到这种地方,这里肯定不是天晶翅族的遗迹,那历史必定在几百年以上。 

    里面要是藏着宝藏   黑狼直接跃出一大步,低头猛地咬住对方的喉咙,结束了他的痛苦。 

    陆宽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飞快地四下查看,这里果然不是天然洞穴,四周墙壁横平竖直,门梁立柱一应俱全,刚才陆宽钻出来的缺口,也是一处类似地窖的入口。 

    这就有意思了~ 

    陆宽在烈焰行者身上搜刮一番,冲迪米歪歪脑袋,一人一狼向里面无声地摸了过去。 

    遗迹的规模应该不算大,看通道的尺寸就知道,所以没走出多远,陆宽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前面有明亮的火光,四个烈焰行者在火堆旁边。 

    其中三个躺着休息,另一个体型稍微瘦弱一些的,抱着一把大宝剑坐在地上,周围扔着几件皮质的衣服。 

    抱大宝剑的这家伙面前地上,随意铺摊着一堆东西,零零碎碎的有布团、贝壳之类,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不过这人似乎很重视这些东西,正闷头细细地挑拣着。 
的话,可别太寒酸啊~ 

    …… 

    陆宽的愿望很美好,但他习惯性地忽视了自己的非酋属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