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单亲妈妈带领一帮人抢微信红包 结果竟被判刑

  微信群里抢红包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平时有没有要拉你进微信群一起玩红包大战?

  镇海区招宝山街道的单亲妈妈吴琴(化名)就是微信红包群的群主,她利用微信红包功能玩起了“微赌场”。近日,镇海区人民法院依法以开设赌场罪判处吴琴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拥有“免死”特权,抢红包无需返还

  事情要从去年开始说起。当时,吴琴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微信红包赌博群。开始时她只是参加别人的红包群抢红包玩,对游戏规则也是一知半解,可一个月后她已是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和一般微信群抢红包,金额多少全靠手气不一样。这样的抢红包形式,自己手气再好也赚不了多少。作为群主就不同了,他拥有“免死”特权,只管抢红包而不需要返还,一天至少也能有千元进账。”熟悉了微信红包赌博群的运作手法后,吴琴开始琢磨,何不自己当“群主”?

  于是,吴琴与其朋友卢某在镇海区招宝山街道的暂住房内利用手机注册了“免死”微信账号,陆续开设了好几个专门用于抢红包的赌博群。他们将各自微信好友先拉倒微信群里,再怂恿微信好友将其他人也拉进群里。

  群里设立了抢红包的游戏规则

  最常见的有两种玩法

  一种是“接龙”的玩法。一个人发一个固定金额的红包,之后大家抢,抢到金额最小的人必须再发一个固定金额的红包。谁会拿到金额最小的红包,这是个不确定因素。在这个规则下,没有抢到金额最小红包的人,其抢到的其他红包金额,就是其获利所得,即赢者。拿最小红包的人需要再发固定金额红包,在一局中支出大于收入,属于输者。

  一种是“扫雷”的玩法。群里的人“坐庄”发一个红包,随机分给7-10个人,他会在红包后面加一个数字和倍数,比如数字是1和1.5倍,那么抢到钱尾数是1的人就属“中雷”,要按照之前所发红包金额的1.5倍给“庄家”。在此规则下,未中雷者就是赢家,中雷者系输家。

  看似存在偶然性的玩法,其实有猫腻。在上述两种玩法中,吴琴与其朋友卢某添加了“免死”设置,即抢到最小的红包或“中雷”也不用赔钱,而由抢到第二小红包的或其他踩到“雷”的人来赔。他们两人正是用“免死”账号只赢不输,先后获利4.7万元。

  后因群众举报,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以开设赌场罪立案侦查,吴琴被依法逮捕。

  构成开设赌场罪,酌情从轻处罚

  今年5月底,吴琴的家属带她申请法律援助。镇海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浙江鑫目律师事务所侯玉平承办该案,接受指派后,援助律师及时会见被告人,了解案情。

  援助律师发现被告人家庭状况特殊:上有年迈父母需要承担主要赡养义务,下有5岁的儿子因离婚后需要本人承担主要抚养、监护义务。于是,遂向办案机关提出应兼具人性化的法律意见,该意见得到检察机关重视。审查结束后,检察机关以开设赌场罪向镇海法院提起公诉。承办律师有针对性的提出的被告人犯罪情节相对较轻,且自愿认罪,应教育感化为主、惩罚为辅的辩护意见并被法庭采纳。

  镇海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吴琴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当庭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说法

  红包群是赌博行为,只赢不输就是抽头渔利

  镇海区援助中心工作人员提醒,在微信平台开设抢红包群,通过拉人进群、制定发抢红包“扫雷”规则、设置“免死”角色。这有别于一般朋友之间没有营利性质的红包赠与支付,其行为实质上就是以营利为目的的一种赌博行为。群主“免死”角色的设定,专门参与抢红包且只赢不输,即为抽头渔利。因此,符合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群主的行为系刑法意义上的开设赌场行为。

  根据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另外,国家网信办印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其中要求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对于群内的违法行为或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如果群主不履行监管职责,则有可能承担法律责任。

  记者 王颖通讯员宋文军乌贺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