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了解灾难,反观人生

这首想遇见一个人是@流水点播给大家的,

了解灾难,反观人生

作者: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电影所副教授 李春

震后纪录片丰富了大众对于灾难的理解,同时也让观者反思:灾难对于承受苦难的个体、社会和媒体以及屏幕之前的每一个社会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十年》海报

《川流不息》海报

十年前的“5.12”汶川地震中,共有8万余人遇难或失踪,7500多个家庭的独子在地震中死亡或伤残,成为“失独家庭”。今年五月,有两位纪录片导演焦波和范俭不约而同推出了聚焦孩子、展现汶川灾后重生的纪录片。在汶川震后十周年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透过影片的镜头,观众与片中的主人公一起,体味人的死与生,感悟生命的价值。

范俭执导的四集系列纪录片《十年》(第四集导演为余润泽),让我们从不同层面了解灾难,同时也让观者反思:灾难对于每一个人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纪录片追溯了五个丧子再生育家庭,讲述了这些承受失子之痛的父母如何重新孕育新生儿的故事。孩子,是中国家庭的重心,每个孩子的身上都承载了一个小家庭的希望。片中,五对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祝哥与叶红梅、吴哥与蒲姐、鲁淘洪和周乐华,以及刘莉夫妇和马军夫妇,都无一例外地期待他们逝去的孩子能够以某种生命奇迹的方式“转世投胎”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甚至执念盼望新生儿有着与离世孩子相同的性别。

无论是如愿以偿迎来小生命的刘莉、马军,还是未能如愿的叶红梅、蒲姐、周乐华,都面对着相同的处境——他们永远都有两个孩子,一个住在家里,另一个住在心里。当儿子出生时,祝哥面对女儿祝星雨的遗像失声痛哭,很长一段时间与儿子疏远;叶红梅对祝叶桂川说:“幺儿,你要不变成女孩算了”;马军对儿子牛牛说:“哥哥没走就不得生你了”;刘莉指着胡慧珊的照片不断告诉咿呀学语的小女儿胡慧恩:“这是姐姐”,恩恩叫不出来,她又急又气脱口而出:“你不喊姐姐,我不爱你”……失子家庭所承受的创痛,如此清晰。纵使时间流逝、新生儿降临,也无法替代人们对逝去亲人的思念。

8岁半的胡慧恩对着镜头说“只会想起姐姐,不会想念”

这些特殊的家庭都在以他们的方式,教我们如何更好地去爱:在妈妈流泪的时候,牛牛说:“我等会儿让你笑”;叶红梅开始疑虑:儿子说“长大了不要生女儿”,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处在对两个女儿情感煎熬中的刘莉,把女儿胡慧珊的QQ空间变成母女三人虚拟对话的空间,她替恩恩写信给姐姐姗姗,也以姗姗的名义写信给自己和妹妹恩恩,同时对两个女儿说:“姗姗,你不要以为妈妈整天无微不至地关心妹妹,就不爱你了,就分心了,妈妈的心永远都是和你们粘在一起的”“恩恩,你也不要恨你的姐姐,不要埋怨妈妈心里分分秒秒都只装着姐姐。等你长大了,你一定会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你们两个没有谁抢走了妈妈给谁的爱。妈妈会用一生呵护你们两姐妹。”

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和社会的明天。对于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孩子,谁来关爱他们的成长?焦波执导的纪录片中《川流不息》以介入方式跟踪记录了六个孩子的成长故事。焦波相信艺术熏陶比讲道理更容易帮助孩子们完成心理建设,因而选中六个孩子作为徒弟,发给每人一台数码相机,希望通过摄影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也由此开始跟踪他们的成长。透过孩子们拍摄的照片,我们感受到他们心中的美和对生命的热爱;而镜头中孩子,也让观众反思社会和自己。

六个孩子中,令人印象最深的是刘明福,地震时他只有11岁,现在已经成长为一名纪录片工作者。焦老师给这位大徒弟起艺名北川,显然,在他的身上承载了社会对地震孤儿关爱的象征。有意思的是:在片中,我们和焦老师一起经历这个不停反叛的叛逆小孩儿的成长。在不同年龄阶段,他或者留着复古长发或者漂染成白色;他讨厌被关注;面对媒体的镜头,他不配合,坚持说:“没愿望还不行吗?必须有愿望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