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份牵挂都值得回应 他们的笑脸就是答案

文/摄千龙网记者耿子叶

2008年的“5·12”汶川地震,使得举国关注。

十年了,他们过得好不好?倒塌的家园重建了吗?失去家人的人们生活得怎么样?损失都挣回来了吗?……震后的恢复情况,依旧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现在,啥子都看开了,人这一辈子几十年,一家人只要团团圆圆的,一切都好,啥子都好。只要肯做,稍微勤快点,就饿不着,凭双手挣钱是最光荣的。”在地震中被困煤矿中172小时的彭国华说。

“当时看电视直播四川汶川地震,第一时间给家人打电话,结果都打不通,当天晚上就订机票回家,还好直系亲属都没有受到伤害。很惊心动魄!从来没有经历过。自从2008年5月13日赶回家后,我就再没出去打工,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只愿多陪陪父母,和家人团团圆圆地在一起生活。”北川羌族自治县石椅羌寨经理王静说。

“我当时在学校,知道家里地震了,我就给我父母一直打电话,打不通。后来电话打通了,不知道是串线了还是怎么样,就听到对面在哭,然后就没有声音了,我当时就彻底崩溃了。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亲情,只要能跟父母在一起、和家人在一起,我觉得其它东西真的一点都不重要了。”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山大王”赵海玲说。

十年间,人们脚踏实地的着手家园重建、心灵重建,经历过地震的他们更加注重与家人相伴的时光。他们不愿再离开,并凭借自己的双手为家乡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每一份牵挂都值得回应,相信,他们的笑脸能够给大家一个答案。

1

24岁的谢超在2015年大学毕业后回乡养鸡,2017年被推选为沸水镇枫香村村主任。别看脸上稚气未脱,这两年谢超已带领村民成立了励志新农专业合作社,并通过与企业合作等方式,带动这个省级贫困村实现了整村脱贫,人均年收入达到6000元。谢超说,十年了,谈论地震的人少了,留下的阴影正逐渐褪去,下一步,作为村主任,想带着大家过上更好的日子(5月4日摄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耿子叶摄

4

土生土长的羌族女子,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牛牛乡村旅游开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沈艳燕,自幼从祖母和母亲那里学到了精湛的羌绣技法。2008年,得知“5·12”大地震给家乡平武县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后,沈艳燕毅然将自己在北京经营情况良好的家政服务公司转交给别人,并决定回乡发展羌绣产业,在传承、保护古老的羌族非物质文化的同时,解决当地妇女的就业问题,带动一方经济的发展。十年来,她跟当地百姓同吃同住,同感受同努力,共同重建家园(5月5日摄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耿子叶摄

5

十年前,在“5·12”汶川地震中,北川县擂鼓镇盖头村王蓉失去了丈夫,独自抚养12岁的儿子。王蓉说,一开始没想过再找个伴侣,“那时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丈夫的去世让她感觉像是天塌了。“后来还是觉得需要有个伴”,王蓉说孩子还小需要有个完整的家。同年,经朋友介绍,王蓉认识了在地震中同样失去另一半的母志勇。两人相处很愉快,在同年9月登记结婚,从此开始了一段新生活。图为王蓉和当兵的儿子进行视频通话(5月5日摄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耿子叶

6

北川县擂鼓镇盖头村坐落在海拔1000多米的山头,全村90%以上的房屋属于震后重建,羌乡茶园便是地震后重建建筑之一。在这个茶园里,孩子们正在无忧无虑地玩耍(5月5日摄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耿子叶

9

在青川县黄坪乡枣树村有一位“独臂侠”,“有手有脚有条命,天大的困难能战胜。”——这句在“5·12”地震发生后,曾激励无数灾区群众重建家园的话,正是出自这位“独臂侠”之口。他的名字叫石光武,“5·12”地震时,石光武和妻子辛辛苦苦盖起的楼房在顷刻间倒塌,妻子急得捶胸顿足。石光武连忙安慰:“怕啥子嘛,只要有手有脚有条命,大不了从头再来!”震后第二天,石光武就开始张罗着用木板在路旁搭起两间过渡房,并把小超市的生意继续做下去。那个时候,饮水和食物一时间成了村里最紧缺的物资。石光武夫妇带着儿子、儿媳冒着余震,从残垣断壁下将一些副食品和矿泉水抢运出来,与左邻右舍分享。他们夫妻还省吃俭用新修木架结构房屋,成为青川县第一户震后搬进永久性新房的农户(5月8日摄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耿子叶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