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访上海文学地图:10小时 20余位作家朗读接龙

  读什么?从鲁迅到萧红作品

  “若尘吾友:没想到我在月亮坝给你写信吧?原谅我给你带去的是个不幸的消息,韦秋月死了。死于她的老毛病头痛,医生诊断是脑部肿瘤。她和你生下的女儿沈美霞,成了个没爹没娘的孤儿……”昨天上午9点,作家叶辛站在上海展览中心的喷水池前,成为首个参与朗读接龙的作家。读的内容,正是他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的小说《孽债》中的一封信。这封来自远方好友的信,打破了知识分子沈若尘平静的生活,也铺陈开了这个动人心弦的故事。

  读自己的作品,无疑是昨天参与直播的大部分作家的首选。重读20多年前的《孽债》,叶辛充满情感,而一旁赶来围观的读者们也被带入了那个特殊的年代,更有不少读者回忆起了当年同名电视剧热播的盛况。

  此外,鲁迅、巴金、茅盾、萧红、郁达夫、柯灵、废名等中国现代作家记录时代的经典之作也频繁出现。在上海作协与鲁迅纪念馆,作家金宇澄数次捧起他于上世纪70年代购买的一册鲁迅作品选,读起了《萧红作<生死场>序》《“京派”与“海派”》以及《狂人日记(节选)》。金宇澄说,“在鲁迅生活过的地方朗读,给我的感觉是亲切、崇敬的,甚至有了一种粉丝的感觉。”

  看什么?建筑承载文学记忆

  与朗读一路相伴的,还有对上海文学地标的探访。

  首先登场的上海展览中心,是每年上海书展的大本营。上海作协则坐落在巨鹿路上一幢邬达克设计的老建筑里,拾级而上,《上海文学》《收获》《萌芽》编辑部真容依次亮相。绍兴路上的上海文艺出版社,武康路上的巴金故居,甜爱路上的鲁迅纪念馆,复兴中路上的思南文学之家,北外滩的上海国际文学周“诗歌之夜”……新老上海文学地标陆续亮相。

  作家徐则臣、弋舟带着《愿化泥土》《怀念萧珊》 等作品走进了巴金故居。巴金在这里生活了整整半个世纪,而他笔下“化作泥土,留在人们温暖的脚印里”的文字,至今激荡人心。

  许多文学地标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文学大家多样的性格。在走访相邻不远的茅盾旧居和鲁迅纪念馆时,作家李敬泽忍不住打趣说:“茅盾先生租房子的时候,大概是知道鲁迅先生曾经住在对面吧?”李敬泽朗读了茅盾的《子夜(节选)》、萧红的《呼兰河传(节选)》以及鲁迅的《影的告别》。他说,虽然曾多次来到上海,但很少有机会这样一处一处地寻访前辈足迹,“想想我们现在所走的路,鲁迅先生走过,茅盾先生走过,巴金先生可能也来过。它让我非常强烈地感知到上海之于中国现代文学的重要性,看到了前辈灿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