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黄色网站

    秦暖暖、季时阳、小胖子乖乖坐在一边。

    虽然哈欠连天,但是说也没有出口打断,两个老人回忆年轻时候的传说。

    秦暖暖时不时在杯子里添上些水。

    两个老人说累了,就好直接端来喝上一口,解渴。

    时老头看了下时间,感觉有些疲惫了。

    就开口说,“行了,秦老头,我也回去了,时间不早了。”

    秦爷爷也很累了,兴奋地聊了一晚上,这会儿松下来,是真的很累,

    “行,走吧,送你去门口。”

    时老头走到门口,正转身给秦家几人说,

    “就到这儿,别送了,我们走了。”

    秦爷爷点头应好,秦暖暖和小胖子连连给秦爷爷说再见。

    时老头走了几步,感觉不对,应该还有一人。

    于是回头,就看见自己才认回来的孙子。

    正站在秦家门口,一动不动,跟秦爷爷说什么。

    看样子几人正准备往家里走。

    季时阳也跟着往秦家屋里去,秦家几人没谁觉得很奇怪。

    都是很平常的往回走。

    时老头一下觉得,他这个亲爷爷好像什么都不是。

    瞬间心中火气旺盛。

    对着季时阳的背影大吼到,

    “臭小子,还不回家?赶紧地走!”

    秦家众人十分默契,同时转头看着时老头。

    看到这一幕。

    好了,时老头更加郁闷了。

    秦爷爷看不惯了,“得了,你赶紧回去,留阳小子在这里住一晚又不怎么的。”

    时老头回嘴,“你觉得没什么,明天这事儿传出去了,那把我这个亲爷爷置于何地,把时家置于何地。”

    说完气哄哄地喘气。

    秦爷爷心里不爽,住一晚上,怎么了。

    时老头这么作,于是直接呛声,

    “扯,置于何地?说得这么多年阳小子在我们秦家住的时候,你们就不在一样,这会儿在我面前神气什么?说他阳小子是我孙子都有人信,那你要怎么办?”

    “你!我!”

    时老头被戳了痛处,一时间无话可说。

    准备直戳要害,看着季时阳,

    “臭小子,跟我回秦家,今天你给我说的事情好商量。”

    秦爷爷拽炸天,他才不吃硬。

    听到这话,更加气,指着时老头鼻子,

    “老小子,不要脸,威胁都用上了,没脸没皮!”

    时老头微微侧头,鼻子出气,轻轻哼了声。

    一幅不屑于跟秦爷爷这个莽夫打交道的样子,

    “数十年如一日,江山能移,本性难改,莽夫!”

    秦爷爷想跨步出去,继续跟时老头掰扯。

    秦暖暖看到隔壁亮起了灯,想到爷爷最近在南海其实是举步维艰。

    不然秦爸爸不会专门搬去学校,尽量少回南海。

    秦爸爸虽然给秦爷爷和秦暖暖说的是学校事情多。

    但是他们爷孙俩都知道,其实秦爸爸是怕有人继续说爷爷的闲话。

    所以想了很多,秦暖暖在秦爷爷还要继续吵下去的架势。

    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抓住秦爷爷手腕。

    秦爷爷动作一顿,瞪着眼睛看着秦暖暖。

    意思就是,‘拉我做什么?我还能继续大战几回合!’

    秦暖暖心里觉得好笑,但是面上一脸严肃地向秦爷爷摇摇头。

    秦爷爷重重地向时老头哼了一声。

    然后转头回屋里。

    “小胖子,快跟着爷爷。”

    小胖子本来也就是这样想的,于是什么也没说,自己转身跟着秦爷爷步伐,就去追秦爷爷。

    季时阳明显也想拉着秦暖暖进屋里去。

    时老头一看这阵势,本来之前对于气到秦爷爷的开心劲儿也没有了。

    这次也真火了,大声冲季时阳背影,

    “季时阳!”

    声音大到,整个南海都还有回声。

    季时阳顿住,转头看向时老头,看他想做什么。

    秦暖暖没转头,心不在焉地踢着脚下的小石头。

    时老头看到季时阳跟他对视后,眼神十分冷漠地看向秦暖暖。

    季时阳轻轻扯开嘴角,心里想,他还是把时家人想得太好了。

    于是侧头看着秦暖暖,

    “暖暖,能不能试着相信下季大哥,不为别的,就为我们一起长大这么久的情谊。”

    说完急匆匆跟上时老头的步伐,没再回头看秦暖暖。

    秦暖暖一脚将地上的小石头踢飞。

    一个两个都让她相信,到底相信什么,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

    她也没回头看季时阳,径直回屋。

    南海的别墅其实都挨得很近,况且人也不多。

    于是黑夜中特别安静,时老头这一声吼,秦家相邻的两家人都听到了。

    贺莫扬正准备睡觉,就听到秦家的动静。

    “管家,秦家谁来了?”

    管家正在搽拭灰尘,听到贺莫扬的话。

    应声道,“少爷,是时将军,时将军和秦将军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营的老搭档。”

    贺莫扬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点头,“嗯。”

    管家本以为少爷不会问什么了,于是准备继续捯饬他手里的东西。

    冷不丁地,贺莫扬又开口问到,

    “时家老二听说认回来了?”

    “是呀,少爷,你猜这个时家老二居然是谁?”

    管家一脸八卦样,又期待地看着贺莫扬。

    意思明显,少爷,你快猜快猜。

    贺莫扬低低叹口气,“哎,管家,别吊胃口了,最近我一直在家里,消息不灵通,感觉快要跟社会脱节了。”

    管家急眼了,以为贺莫扬因为生病,极大可能转业。

    心里不平,难受,心里情况不稳定。

    赶紧补充到,“少爷,什么脱节了?你只是在家里调养身体,等再过段时间,少爷出去,还是京都贺少。”

    “那个时家老二本就很鬼畜,都是最近才知道时家原本的老二时念是养子。”

    “这些事情本就是秘信,除了时家自己,谁会想到这些?”

    贺莫扬看管家急眼的样子,不停地解释。

    想到他来到这里,睁开的第一眼其实看到的是管家。

    这么多年过去了,管家也老了。

    但是那份关心、护他的心一直没变。

    于是心下一暖。

    “管家,别担心,我挺好的,说着玩的,开玩笑。”

    管家点点头,毕竟是主人家,他也不好说什么。

    继续之前讨论的时家老二的话题,

    “少爷,时家老二居然是,南方军区跟你齐名的季时阳。”

    贺莫扬皱眉,瞬间回想起很多跟季时阳打交道的画面。

    他感觉他忘记了很多东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huangsewangzhan/24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