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酒缸里的丹童

    化作原形的虫子释放的是原始本能,绝对不会被一言半语所左右,要想阻止她继续虐打龙后,唯一办法只能采取强制性措施。

    但是徐飞无法靠近,因为母龙发疯似的舞动身体,若是不小心被龙尾扫中,徐飞必定是吃不消。

    如果祭出通天桥去砸,势必会伤到蝗虫,反正徐飞有点左右为难。

    左右为难之际,徐飞灵机一动,掏出喷雾剂,远程对着她们喷射,刺鼻的药味铺天盖地,蝗虫小姐姐只得跳了下来,而母龙也是浑浑噩噩,从半空中一头栽了下来。

    徐飞心想连小小的药剂都受不了,看你们还敢继续嘚瑟不,若是有足够的器材和素材一定再研制一些。

    徐飞在关键的时刻总能做出最佳的选择,这就是他异于常人的地方,也是他一直能活下来的主要原因。

    化学喷雾剂对虫类的杀伤力相当可观,虽然蝗虫小姐姐只是吸入了少量,但已经够她难受一阵子,对于她而言这也算是不听从命令的惩罚。

    母龙落地之后化作了人形,后背和脖颈上满是伤痕,勉强算是可以支撑身体站起来,稍微外力推她一下,必定就会轰然倒下。

    “妖皇,你这杀千刀的,老娘被人欺负,也不出来护驾!”龙后把气都往妖皇身上撒。

    女人被欺负得快要死,男人居然躲在家里不露面,于情于理是有些令人心塞。

    有两个贴身宫女忙上前将龙后扶住,但是龙后很愤怒的将宫女甩到一边,厉声吼道:“还不快去看看该死的妖皇在做啥!”

    尊严丢失、颜面扫地,只有妖皇才能帮她讨回来,对妖皇有再多的抱怨,只能等秋后再算账。

    两名贴身宫女忙爬起身就往宫内跑。

    这时候妖皇已经带着灵泉公主走了出来,还被两名宫女撞了一个满怀,妖皇也是个暴脾气货,抬脚就把两名宫女踹飞了出去。

    不管是打大仗也好打小仗也罢,吃亏的永远都是身边的人,就拿先前蝗虫大战母龙来说,已差不多有数十名宫卫无辜丧命。

    妖皇之所以能轻而易举走出来,是因为他答应了灵泉公主的条件。

    先前灵泉公主起意想要妖皇给出七成的气运,可妖皇始终不肯妥协,后来灵泉公主心生一计想要妖皇放了丹童,对于这个要求妖皇自然是无条件认可。

    灵泉既然得不到妖皇的强大气运,只能另辟蹊径的讨好徐飞这个新操盘手,为进一步获取宫主的信任埋下伏笔。

    发现灵泉和妖皇一起走了出来,徐飞才算是松了口气,觉得局势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峻。

    妖皇见龙后伤痕累累,免不了愤斥一番:“尔等鼠辈简直是欺人太甚,私闯皇宫还伤本皇爱妃,今天不给个说法,本皇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伤了人家的女人在先,听点骂声也是合乎情理,所以徐飞抱拳道歉道:“晚辈刚才没管住手下,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还望妖皇大人能宽宏大量。”

    这时候龙后插言道:“今天夫君若是不将他们碎尸万段,本宫绝对无脸苟活于世间,只能以死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龙后这明显是在逼迫妖皇为自己出气,如果不是灵泉公主左右了他,即使龙后不说半句话,以妖皇的个性也是绝对不会饶过徐飞。

    灵泉小公主插言道:“看来都是误会而已,何必非要闹得要死要活,本公主当一次和事老,此事就算到此为止,你们谁也不要再耿耿于怀。”

    龙后立即怒斥道:“你哪里来的小屁孩,滚一边去,再敢多嘴,保证将你灰飞烟灭。”龙后不认识灵泉公主,自然是会气焰嚣张一些。

    灵泉公主看向妖皇,大声问道:“是皇帝哥哥亲自调教,还是由本公主来代劳?”连妖皇都不敢对她说粗话,一个龙后居然敢出言不逊,灵泉公主自然是会不依不饶。

    要说这里谁最苦恼,恐怕还得数妖皇,一个龙后已经够受,现在又来了一个灵泉,左右都是受气,谁他都不敢轻易得罪。

    左右权衡一番后,妖皇径直走向龙后,抡起巴掌就扇。

    “啪啪!”两个嘴巴打得龙后找不着北。

    “你……”龙后捂着脸泣不成声。

    妖皇愤斥着说道:“她是沙海之主,以后妖族上下见到她,必须恭敬有加,若谁敢怠慢,必定千刀万剐。”妖皇故意向众人下令,其实是变相说给龙后听,希望龙后能够懂得退让。

    龙后虽然骄横无礼,听到少海之主这个名号,自然也就偃旗息鼓,即使自己的父亲都礼让的主,自己受点委屈算不了什么,大不了回头跟妖皇算账。

    眼前的事情可以告一段落,可是之前的恩怨该如何了结?

    龙后指着徐飞对妖皇说道:“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儿子,妖皇难道就这么算了?”

    这时候刚缓过劲来的蝗虫小姐姐出言解释道:“是本将军亲眼见太子爷被蝰蛇咬死,所以此事怨不得我的主人,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找也该去找蝰蛇报仇才是。”

    虽然他们不一定会信蝗虫的一面之词,但总要好过什么也不解释的要强,如果一味的沉默下去就算没责任也会被扣上屎盆子。

    妖皇把目光投向徐飞,意思是希望听到徐飞亲口解释,徐飞心领神会的点头道:“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想必妖皇大人一定认识元始天尊,之前太子爷把他们父子变成傀儡,后来他们父子都醒了过来,原始天尊之子元蝰为了泄愤,就把你们的太子爷给咬死了。”

    无谓的纠缠下去让谁都不好受,所有的恩恩怨怨只能暂时放下,要想报仇以后机会也多的是。

    懂得大局的人才能做大事,所以妖皇选择了退一步:“等本皇查清楚原委,必定会给我儿一个交代。”

    其实妖皇对太子并不怎么在意,像太子这种逆子,就算是死一万次也不觉得惋惜。

    之前一直听妖皇他们在指责,现在轮也该轮到徐飞了:“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晚辈也不妨直言,请妖皇大人立马交出我的朋友。”

    说一千道一万妖皇都不怎么乐意,可是灵泉在一旁示威,他只好冲手下发号施令:“快去酒窖将本皇最好的药酒抬出来!”

    听到此话后,徐飞心里咯隆了一下。

    不出片刻,几个宫卫抬了一水晶酒缸走出来了,除了清晰可见的一缸酒,还看见里面泡着一童子,走近一看,果然是丹童。

    自己的朋友被人拿来泡酒喝,这实在是令人难以掩饰满心的愤怒,徐飞跳起来指着妖皇便骂:“你这老不死的妖龙,简直是岂有此理,简直是天理不容!”

    妖皇冷言道:“放心,你朋友还活着,这酒权当是赔礼,奉送于你。”

    宫卫忙将一丝不挂的丹童从酒缸里捞出来,徐飞紧步上前一探究竟,发现丹童还在眨眼睛,说明情况还不算太严重。

    徐飞脱下外套套在了丹童的身上,没过片刻,丹童便恢复知觉苏醒了过来。

    当他第一眼看见徐飞的时候,满眼是泪的抱怨道:“你这小混蛋总算是来了,再来晚一点,老子必定会醉死在酒缸里。”

    徐飞笑了笑,忍不住调侃道:“这自己泡的药酒味道可好?”

    “当然,比吃仙丹还爽!”丹童不傻,只是比较乐观而已。

    徐飞大手一挥,酒缸消失不见:“这缸酒就由我来帮你保管,日后想喝了随时找我取。”徐飞当然不会喝朋友用身体泡的酒,这点道德底线他还是不会逾越的。

    在场的所有人除徐飞之外,几乎每个人都暗自流了口水,连灵泉小姑娘都眼馋了许久,可想而知,这丹童为药引的酒的确是稀有至宝。

    丹童对妖皇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让这条龙兄白忙活了一场,这酒你是肯定喝不成,不过本尊的童子尿,倒是可以赏给你一些。”

    妖皇气得浑身直哆嗦:“早知当初就该把你煮着吃了,你好好祈祷,希望下次别再落到本皇手里。”

    你毫无人性的拿人家泡药酒,难道就不能容许人家骂你几句?足见这龙皇平日里有多霸道狠毒。

    丹童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灵泉公主,实在是忍不住好奇的小声问徐飞:“你该不会是给本尊找了个老婆吧?要是这样的话,本尊这次算是没白白受苦。”

    都死过一回的人了,居然还如此不正形,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这话若是被灵泉公主听到,估计这丹童有得苦吃。

    仔细打量一下两个小身段,再看看他们的相貌,都是无可挑剔的美人胚子,放在一起还真是金童玉女。

    为了避免尴尬,徐飞瞪了一眼,丹童也忙收敛,站到身后不做声,不过他仍旧盯着灵泉看,明显是对上了眼。

    人与人之间都讲究缘分,或许就是因为在人群之中多看了一眼,这辈子就会无法自拔。

    在丹童看灵泉公主的同时,其实灵泉公主也在看他,只不过她眼神里不是爱慕,而是一股股强烈的杀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fupoqun/2018/0924/24144.html